《王右丞集笺注》附录1-4

向古曲网古典书籍库投稿(古币奖励)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古曲网 > 古典书籍 > 集部 > 王右丞集笺注 > 正文
【字体: 】  

《王右丞集笺注》附录1-4


卷之末  附录
附录一

王缙进王右丞集表

  臣缙言:中使王承华奉宣进止,令臣进亡兄故尚书右丞维文章。恩命忽临,以惊以喜,退因编录,又窃感伤。臣兄文词立身,行之余力,当官坚正,秉操孤直。纵居要剧,不忘清净。实见时辈,许以高流,至于晚年,弥加进道。端坐虚室,念兹无生,乘兴为文,未尝废业。或散朋友之上,或留箧笥之中,臣近搜求,尚虑零落。诗笔共成十卷,今且随表奉进。曲承天鉴,下访遗文。魂而有知,荷宠光于幽穸;殁而不朽,成大名于圣朝。臣不胜感戴悲欢之至,谨奉表以闻。臣缙诚惶诚恐,顿首顿首,谨言。《文苑英华》本,奉宜进止奉先进旨令臣进亡兄故尚书右丞维文章应是王维文赋并仰录写进上者当官坚正常持坚正秉操孤直秉操孤贞未尝废业未曾废笔随表奉进随表进上诚惶诚恐诚惶诚惧
  银青光禄大夫尚书兵部侍郎兼御史大夫臣王缙表上。

代宗皇帝批答手敕

  敕。卿之伯氏,天下文宗。位历先朝,名高希代。抗行周雅,长揖楚辞。调六气于终编,正五音于逸韵。泉飞藻思,云散襟情,诗家者流,时论归美。诵于人口,久郁文房;歌以国风,宜登乐府。视朝之后,乙夜将观,石室所藏,殁而不朽。柏梁之会,今也则亡,乃眷棣华,克成编录。声猷益茂,叹惜良深。

刘昫唐书本传

  王维字摩诘,太原祁人。父处廉,终汾州司马,徙家于蒲,遂为河东人。维开元九年进士擢第。事母崔氏以孝闻。与弟缙俱有俊才,博学多艺亦齐名,闺门友悌,多士推之。历右拾遗、监察御史、左补阙、库部郎中。居母丧,柴毁骨立,殆不胜丧。服阕,拜吏部郎中。天宝末,为给事中。
  禄山陷两都,玄宗出幸,维扈从不及。为贼所得。维服药取痢,伪称瘖病。禄山素怜之,遣人迎置洛阳,拘于普施寺,迫以伪署。禄山宴其徒于凝碧宫,其乐工皆梨园弟子、教坊工人。维闻之悲侧,潜为诗曰:万户伤心生野烟,百官何日再朝天?秋槐叶落空宫里,凝碧池头奏管弦。贼平,陷贼官三等定罪。维以{凝碧诗》闻于行在,肃宗嘉之,会缙请削己刑部侍郎以赎兄罪,特宥之,责授太子中允。乾元中,迁太子中庶子、中书舍人,复拜给事中,转尚书右丞。
  维以诗名盛于开元、天宝间,昆仲宦游两都,凡诸王驸马豪右贵势之门,无不拂席迎之,宁王、薛王待之如师友。维尤长五言诗。书画特臻其妙,笔踪措思,参于造化,而创意经图,即有所缺,如山水平远,云峰石色,绝迹天机,非绘者之所及也。人有得《奏乐图》,不知其名,维视之曰:《霓裳》第三叠第一拍也。好事者集乐工按之,一无差,咸服其精思。
  维弟兄俱奉佛,居常蔬食,不茹荤血,晚年长斋,不衣文彩。得宋之问蓝田别墅,在辋口,辋水周于舍下,别涨竹洲花坞,与道友裴迪浮舟往来,弹琴赋诗,啸咏终日。尝聚其田园所为诗,号《辋川集》。在京师日饭十数名僧,以玄谈为乐。斋中无所有,唯茶铛、药臼、经案、绳床而已。退朝之后,焚香独坐,以禅诵为事。妻亡,不再娶,三十年孤居一室,屏绝尘累。乾元二年七月卒。临终之际,以缙在风翔,忽索笔作别缙书,又与平生亲故作别书数幅,多敦厉朋友奉佛修心之旨,舍笔而绝。
  代宗时,缙为宰相,代宗好文,常谓缙曰:卿之伯氏,天宝中诗名冠代,朕尝于诸王座闻其乐章。今有多少文集,卿可进来。缙曰:臣兄开元中诗百千余篇,天宝事后,十不存一。比于中外亲故间相与编缀,都得四百余篇。翌日上之,帝优诏褒赏。

宋祁唐书本传

  王维字摩诘,九岁知属辞,与弟缙齐名,资孝友。开元初,擢进士,调太乐丞,坐累为济州司仓参军。张九龄执政,擢右拾遗,历监察御史。母丧,毁几不生。服除,累迁给事中。
  安禄山反,玄宗西狩,维为贼得,以药下痢,阳瘖。禄山素知其才,迎置洛阳,迫为给事中。禄山大宴凝碧池,悉召梨园诸工合乐,诸工皆泣,维闻悲甚,赋诗悼痛。贼平,皆下狱。或以诗闻行在,时缙位已显,请削官赎维罪,肃宗亦自怜之,下迁太子中允,久之,迁中庶子,三迁尚书右丞。
  缙为蜀州刺史未还,维自表己有五短,缙五长,臣在省户,缙远方。愿归所任官,放田里,使缙得还京师。议者不之罪。久乃召缙为左散骑常侍。上元初卒,年六十一。疾甚,缙在凤翔,作书与别,又遗亲故书数幅,停笔而化。赠秘书监。
  维工草隶,善画,名盛于开元、天宝间,豪英贵人虚左以迎,宁、薛诸王待若师友。画思入神,至山水平远,云势石色,绘工以为天机所到,学者不及也。客有以《按乐图》示者,无题识,维徐曰:此《霓裳》第三叠最初拍也。客未然,引工按曲,乃信。
  兄弟皆笃志奉佛;食不荤,衣不文彩。别墅在辋川,地奇胜,有华子冈、欹湖、竹里馆、柳浪、茱萸沜、辛夷坞,与裴迪游其中,赋诗相酬为乐。丧妻不娶,孤居三十年。母亡,表辋川第为寺,终葬其西。
  宝应中,代宗语缙曰:朕尝于诸王座闻维乐章,今传几何?遣中人王承华往取,缙裒集数十百篇上之。
  成按:《国史补》云:人有画《奏乐图》,维熟视而笑,或问其故,曰:此是《霓裳羽衣曲》第三叠第一拍。好事者集乐工验之;无一差谬。新旧二史,皆采其事入传中。《图画见闻志》亦载此事。云维尝至招国坊庾敬休宅,见屋壁有画《按乐图》,维熟视而笑,或问其故,维答曰:此所奏曲,适到《霓裳羽衣》第三叠第一拍也。好事者集乐工验之,无一差者。
  《梦溪笔谈》云:《国史补》言,客有以《按乐图》示王维,维曰:此《霓裳》第三叠第一拍也。客未然,引工按曲乃信。此好奇者为之。凡画奏乐,止能画一声,不过金石管弦同用一字耳,何曲无此声,岂独《霓裳》第三叠第一拍也。或疑舞节及他举动拍法中,别有奇声可验,此亦未然。《霓裳曲》凡十三叠,前六拍无拍,至第七叠方谓之叠遍,自此始有拍而舞作。故白乐天诗云:中序擘騞初入拍。中序即第七叠也,第三叠安得有拍?但言第三叠第一拍,即其妄也。

欧阳修《唐书·宰相世系表》

  河东王氏  儒贤 赵州司马 知节 扬州司马 胄 协律郎
  处廉 汾州司马 维  字摩诘,尚书右丞。
          缙  字夏卿,相代宗。
          繟  江陵少尹
          纮
          紞  太常少卿
 

遗 事计二十六则

  王维右丞,年未弱冠,文章得名。性闲音律,妙能琵琶,游历诸贵之闻,尤为岐玉之所眷重。时进士张九皋,声称籍甚,客有出入公主之门者为其地,公主以词牒京兆试官,令以九皋为解头。维方将应举,言于岐王,仍求庇借。岐王曰:贵主之强,不可力争,吾为子画焉。子之旧诗清越者,可录十篇;琵琶新声之怨切者,可度一曲,后五日至吾。维即依命如期而至,岐王谓曰:子以文士,请谒贵主,何门可见哉?子能如吾之教乎?维曰:谨奉命。岐王乃出锦绣衣服,鲜华奇异,遣维衣之,仍令赍琵琶同至公主之第。岐王入曰:承贵主出内,故携酒乐奉宴。即令张筵,诸伶旅进。维妙年洁白,风姿都美,立于行。公主顾之,谓岐王曰:斯何人哉?答曰:知音者也。即令独奉新曲,声调哀切,满座动容。公主自询曰:此曲何名?维起曰:号《郁轮袍》。公主大奇之,岐王因曰:此生非止音律,至于词学,无出其右。公主尤异之,则曰:子有所为文乎?维则出献怀中诗卷呈公主。公主既读,惊骇曰:此皆儿所诵习,常谓古人佳作,乃子之为乎?因令更衣,升之客右。维风流蕴藉,语言谐戏,大为诸贵之钦瞩。岐王因曰:若令京兆府今年得此生为解头,诚为国华矣。公主乃曰:何不遣其应举?岐王曰:此生不得首荐,义不就试,然已承贵主论托张九皋矣。公主笑曰:何预儿事,本为他人所托。顾谓维曰:子诚取解,当为子力致焉。维起谦谢。公主则召试官至第,遣宫婢传教,维遂作解头而一举登第矣。及为太乐丞,为伶人舞《黄师子》坐出宫。《黄师子》者,非一人不舞也。天宝末,禄山初陷西京,维及郑虔、张通等皆处贼庭,洎克复,俱囚于宣杨里杨国忠旧宅。崔圆因召于私第,令画数壁。当时皆以圆勋贵无二,望其救解,故运思精巧,颇绝其艺,后由此事,皆从宽典。至于贬黜,亦获善地。今崇义里窦丞相易直私第,即圆旧宅也。画尚在焉。《明皇杂录》云:太和中画尚存。维累为给事中,禄山授以伪官,及贼平,弟缙为北都副留守,请以己官爵赎之,由是免死。累为尚书右丞,于蓝田置别业,留心释典焉。出《集异记》。《太平广记》
  王维有俊才,尤工五言诗,独步于当时。染翰之后,人皆讽诵。《册府元龟》
  开元日通不以姓而可称者:燕公曲江,太尉鲁公。不以名而可称者:宋开府,陆兖公,王右丞,房太尉,郭令公,崔太傅,杨司徒,刘忠州,杨崖州,段太尉,颜鲁公。《国史补》
  夫古以名德称,占其官谥者甚稀。前以诗称者,若谢吏部、何水部、陶彭泽、鲍参军之类。唐朝以诗称,若王江宁、宋孝功、韦苏州、王右丞、杜员外之类。裴敬《翰林学士李公墓碑》
  唐司马承祯,与陈子昂、卢藏用、宋之问、王适、毕构、李白、孟浩然、王维、贺知章为仙宗十友。《海录碎事》
  韦抗所表奉天尉梁升卿、新丰尉王倕、华原尉王焘为僚属,后皆为显人。它所辟举,如王维、王缙、崔殷等,皆一时选云。《唐书·韦抗传》
  王缙好与人作碑铭,有送润毫者,误叩其兄门,维曰;大作家在那边。《卢氏杂记》
  王河南维,或有人报云:公除右辖。王曰:吾罟此官,虑被人呼为不解作诗王右丞。《大唐传》
  窦臮述《书赋》,其称右丞云:诗兴入神,画笔雄精。李将军世称高绝,渊微已过;薛少保时许美润,合极不如。窦蒙注云:右丞王维字摩诘,琅琊人。诗通大雅之作,山水之妙,胜于李思训。弟太原少尹缙,文笔泉薮,善草隶书,功超薛稷。二公名望,首冠一时。时议论诗则曰王维、崔颢,论笔则曰王缙、李邕,祖咏、张说,不得预焉。幼弟紞,有两兄之风。闺门之内,友爱之极。
  成按:右丞书画之妙,新旧两史,俱兼称之。宋朱长文《续书断》所推能品六十六人,右丞与焉。《艺苑卮言》称兄弟善书者,亦数王维、王缙。乃世徒美其画,而不及其书,湮没无传,惜哉!
  王维字摩诘,官尚书右丞,家于蓝田辋川。兄弟并以科名文学,冠绝当时,故时称朝廷左相笔,天下右丞诗。其画山水松石,踪似吴生,而风致标格特出。今京都千福寺西塔院有掩障一合,画青枫树一图。又尝写诗人襄阳孟浩然《马上吟诗图》,见传于世。复画《辋川图》,山谷郁盘,云飞水动,意出尘外,怪生笔端。尝自题诗云:当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其自负也如此。慈恩寺东院与毕庶子、郑广文各画一小壁,时号三绝。故庾右丞宅中有壁画山水兼题记,亦当时之妙,山水松石,并居妙上品。《唐朝名画录》
  王维字摩诘,太原人。年十九,进士擢第,与弟缙并以词学知名。官至尚书右丞,有高致,信佛理。蓝田南置别业,以水木琴书自娱。工画山水,体涉今古。人家所蓄,多是右丞指挥工人,布色原野,簇成远树,过于朴拙,复务细巧,翻更失真。清源寺壁上画辋川,笔力雄壮。常自制诗曰:当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不能舍余习,偶被时人知。诚哉是言也。余曾见破墨山水,笔迹劲爽。《历代名画记》
  唐王维善画山水人物,笔踪雅壮,体涉古今。尝于清凉寺壁画《辋川图》,岩岫盘郁,云水飞动。自制诗曰:当世谬词客,前身应画师。不能舍余习,偶被时人知。《图画见闻志》
  郑嵎津阳门诗云:烟中壁碎摩诘画,云间寺失玄宗诗。注云:石瓮寺有红楼,在佛殿之西岩。下临绝壁,楼中有玄宗题诗草八分,每一篇一体。王右丞山水两壁。寺毁之后,皆失之矣。
  慈恩寺大殿东廊,从北第一院,郑虔、毕宏、王维等白画。《历代名画记》
  李林甫奏分其宅东南隅,立为嘉猷观。观中有精思院,王维、郑虔、吴道子皆有画壁。《长安志》
  王维过郢州,画孟浩然像于刺史亭,因曰浩然亭。咸通中,刺史郑诚谓贤者名不可斥,更署曰孟亭。《唐书》
  王维画品妙绝,于山水平远尤工;今昭国坊庾敬休屋壁有之。《国史补》
  韩干,蓝田人。少时尝为贳酒家送酒。王右丞兄弟未遇,每一贳酒漫游,干常征债于王家,戏画地为人马。右丞精思丹青,奇其意趣,乃岁与钱二万,令学画十余年。《酉阳杂俎》
  王维以黄磁斗贮兰蕙,养以绮石,累年弥盛。《汗漫录》、《云仙杂记》
  王维辋川林下坐,用雷门四老石,灯灭则石中钻火。《事略》、《云仙杂记》
  王维居辋川,宅宇既广,山林亦远。而性好温洁,地不容浮尘。日有十数扫饰者,使两童专掌缚帚,而有时不给。《洛阳要记》、《云仙杂记》
  王维为岐王画一大石,信笔涂抹,自有天然之致。王宝之,时罳罘间独坐注视,作山中想,悠然有余趣。数年之后,益有精彩。一旦大风雨中,雷电俱作,忽拔石去,屋宇俱坏,不知所以。后见空轴,乃知画石飞去耳。宪宗朝,高丽遣使言:几年月日,大风雨中,神嵩山上飞一奇石,下有王维字印,知为中国之物,王不敢留,遣使奉献。上命群臣以维手迹较之,无毫发差谬。上始知维画神妙,遍索海内,藏之宫中。地上俱洒鸡狗血厌之,恐飞去也。《丹青记》、《琅嬛记》
  世传《七贤过关图》,云是开元冬雪后,张说、张九龄、李白、李华、王维、郑虔、孟浩然出蓝田关,游龙门寺,郑虔图之。虞伯生有《题孟浩然像》诗:风雪空堂破帽温,七人图里一人存。又有槎溪张辂诗;二李清狂狎二张,吟鞭遥指孟襄阳。郑虔笔底春风满,摩诘图中诗兴长。是必有所传云。《玉堂漫笔》
  成按:《东观余论》有滕子济所藏《唐人出游图》,乃宋之 问、王维、李白、高适、史白、岑参也。跋云:昔人深于画者,得意忘象,其形模位置,有不可以常法观者。顾、陆、王、 吴之迹,时有若此,如雪与蕉同景,桃李与芙蓉并秀;或手 大于面,或车阔于门,使俗工睨之,未免随变安于拙目。故九方皋之相马,略其玄黄,取其驵隽,惟真赏者独知之。此 卷写唐人出游状,据其名题,或有弗同时者,而扬镳并驱,睇 眄相语, 岂亦于世得意忘象者乎?求画者主名弗可知,要非俗手作也”’云云。画意亦奇,并附录于此。
  西安府蓝田县有王维母博陵县君崔氏及维墓,俱在鹿原寺西。《陕西志》
  王右丞祠,在蓝田县辋川鹿苑寺。《陕西志》
  元丞相载妻王氏,字韫秀,王缙相公之女,维右丞之侄。初王相公镇北京,以韫秀嫁元载,岁久而见轻怠。王氏谓夫曰:何不增学,妾有奁幌资妆,尽为纸墨之费。王氏父母或未之知。亲属以载夫妇皆乞儿,厌薄之甚。元乃游秦,为诗别妻曰:年来谁不厌龙钟,虽在侯门似不容。看取海山寒翠树,苦遭霜霰到秦封。妻请偕行,曰:路扫饥寒迹,天哀志气人。休零离别泪,携手入西秦。元秀才到京,屡陈时务,深得上旨;肃宗擢拜中书,王氏喜元郎入相,寄诸妹诗曰:相国已随麟阁贵,家风第一右丞诗。笄年笑解明机妇,耻见苏秦富贵时。元公肃宗、代宗两朝宰相,贵盛无比,广葺亭台,交游贵族,客候其门而或间阻,王氏复为一篇以讽之曰;楚竹燕歌动画梁,春阑重换舞衣裳。孙弘开馆招佳客,知道荣华不久长。元公见诗,于是稍减威望,太原内外亲族,悉来谒贺,韫秀置于闲院。忽因晴霁日景,以青紫绦四十余条,每条长三十丈,皆施罗绮锦绣之饰。每条绦下排金银炉二十枚,皆焚异香,亘其服,乃命诸亲戚西院闲步。韫秀问是何物,侍婢对曰:今日相公及夫人晒曝衣服。王氏谓诸亲曰:岂料乞索儿妇,还有两事盖形粗衣也。于是诸亲羞赧,稍稍而辞。韫秀每分衣服器饰于他人,惟不及太原之骨肉。且曰:儿非不礼于姑姊,其奈当时见辱何!洎元公贪吝为心,竞招罪戾,台阁弹奏而亡其家。韫秀少有识量节概,因高丞相已谢,上令入宫,备彤管箴规之任,叹曰:王家十三娘,二十年太原节度使女,十六年宰相妻,谁能书得长信昭阳之事?死亦幸矣。坚不从命。或曰上宥连罪,或云京兆笞而毙矣。《云溪友议》
  唐人所撰说部,多本自传闻,较以正史,每有乖错。《云溪友议》以元载妻为王缙之女,洎考《唐书》,乃王忠嗣女,非缙女也,不知范氏何所据而云然,岂因家风第一右丞诗之句,而致有此讹耶?若《云仙杂记》,若《瑯嬛记》,皆凿空而作,绝无所本,尤谬妄不可信,宜皆削而勿录。然观《梦溪笔谈》之论《奏乐图》,则正史且不能无议矣,况稗官野乘乎。古人著述,经文纬意,成一家之言者,虽所闻异词,往往不肯割爱,彼好奇如司马子长者无论,即韩婴注《诗》,孟喜说《易》,公羊高、谷梁赤传《春秋》,皆不免斯弊,又何论纪录昔人之一言一行耶。偶于暇日,搜录右丞遗事,耳渔目猎,真赝并存,自笑如盲贾人到宝洲,见一异物,即拾取入橐,明眼者得无以此见讥欤。

历代有关题咏十二首

蓝上茅茨期王维补阙 储光羲

  山中人不见,云去夕阳过。浅濑寒鱼少,丛兰秋蝶多。老年疏世事,幽性乐天和。酒熟思才子,溪头望玉珂。

答王十三维 储光羲

  门生故来往,知欲命浮觞。忽奉朝青阁,回车入上阳。落花满春水,疏柳映新塘。是日归来暮,劳君奏雅章。

留别王侍御维 孟浩然

  寂寂竟何待?朝朝空自归。欲寻芳草去,惜与故人违。当路谁相假,知音世所稀。只应守寂寞,还掩故园扉。

奉赠王中允维 杜甫

  中允声名久,如今契阔深。共传收庾信,不得比陈琳。一病缘明主,三年独此心。穷愁应有作,试诵《白头吟》。

崔氏东山草堂 杜甫

  爱汝玉山草堂静,高秋爽气相鲜新。有时自发钟磬响,落日更见渔樵人。盘剥白鵶谷口栗,饭煮青泥坊底芹。何为西庄王给事,柴门空闭锁松筠。

解闷 杜甫

  不见高人王右丞,蓝田丘壑蔓寒藤。最传秀句寰区满,未绝风流相国能。自注:右丞弟今相国缙。

故王维右丞堂前芍药花开凄然感怀 钱起

  芍药花开出旧阑,春衫掩泪再来看。主人不在花长在,更胜青松守岁寒。

题清源寺王右丞宅陈迹 耿湋

  儒墨兼宗道,云泉旧结庐。孟城今寂寞,辋水自纡余。内学销多累,西园易故居。深房春竹老,细雨夜钟疏。陈迹留金地,遗文在石渠。不知登座客,谁得蔡邕书?

过王右丞书堂二首 储嗣宗

  澄潭昔卧龙,章句世为宗。独步声名在,千岩水石空。野禽悲灌木,落日吊清风。后学攀遗趾,秋山闻草虫。
  万树影参差,石床藤半垂。萤光虽散草,鸟迹尚临池。风雅传今日,云山想昔时。感深苏属国,千载五言诗。右丞昔陷贼庭,故有此句。

过胡居士睹王右丞遗文 司空曙

  旧日相知尽,深居独一身,闭门惟有雪,看竹永无人。每许前山隐,曾邻陋巷贫。题诗今尚在,暂为拂流尘。

王维终南草堂 吴镇(元)

  昔人谢政后,生事此山中。树洒虚堂雨,泉飞隔浦风。喜无舟楫至,旋有鹤猿通。应识无声妙,临窗展未穷。

读右丞五言 李日华(明)

  紫禁神仙侣,青霄侍史郎。明心寒水骨,妙语出天香。烟壑从疏散,花洲坐渺茫。菁华时揽撷,珠玉乱辉光。

辋川谒王右丞祠 敖英(明)

  蜀栈青骡不可攀,孤臣无计出秦关。华清风雨萧萧夜,愁杀江南庾子山。

[1] [2] [3] [4]  下一页

不详   文章录入:旨卿    责任编辑:旨卿 更新时间:2008-2-9 0:50:09   发表评论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推荐音乐
    推荐视频
    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 商标
    中国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网络带宽由深圳音乐厅大音琴行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