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防部(卷185-200)

向古曲网古典书籍库投稿(古币奖励)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古曲网 > 古典书籍 > 史部 > 通典 > 正文
【字体: 】  

边防部(卷185-200)


第 1 页:第 2 页:第 3 页:第 4 页:第 5 页:第 6 页:第 7 页:第 8 页:第 9 页:第 10 页:
第 11 页:第 12 页:第 13 页:第 14 页:第 15 页:第 16 页:

●通典卷第一百八十五 边防一

  边防序

  东夷上

  序略 朝鲜 濊 马韩 辰韩 弁辰 百济 新罗 倭 夫余 虾  夷

  边防序

  覆载之内,日月所临,华夏居土中,生物受气正。李淳风云,谈天者八家,其七家,甘氏、石氏、浑天之类。以度数推之,则华夏居天地之中也。又历代史,倭国一名日本,在中国直东;扶桑国复在倭国之东,约去中国三万里,盖近于日出处。贞观中,骨利干国献马,使云,其国在京师西北二万余里,夜短昼长,从天色暝时煮羊胛,纔熟而东方已曙,盖近于日入处。今崖州直南水行便风十余日到赤土国,其国到五月,亭午物影却在南,一日三食,饭皆旋炊,不然,逡巡过时,即便臭败。热气特甚,盖去日较近。其地渐远转寒,盖去日稍远。则洛阳告成县土圭居覆载之中明矣。唯释氏一家论天地日月,怪诞不可知也。其人性和而才惠,其地产厚而类繁,所以诞生圣贤,继施法教,随时拯弊,因物利用。三五以降,代有其人。君臣长幼之序立,五常十伦之教备,孝慈生焉,恩爱笃焉。主威张而下安,权不分而法一。生人大赉,实在于斯。三代以前,天下列国更相征伐,未尝暂宁。陪臣制诸侯,诸侯陵天子,人毙锋镝,月耗岁歼。自秦氏罢侯置守,两汉及有隋、大唐,户口皆多于周室之前矣。夫天生烝人,而树君司牧,语治道者,固当以既庶而安为本也。昔贤有言曰: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失仁而后义,失义而后礼,诚谓削厚为薄,散醇为醨。又曰:古者人至老死不相往来,不交不争,自求自足。盖嫉时浇巧,美往昔敦淳,务以激励勉其慕向也。然人之常情,非今是古,其朴质事少,信固可美;而鄙风弊俗,或亦有之。缅惟古之中华,多类今之夷狄。有居处巢穴焉,上古中华亦穴居野处,后代圣人易之以宫室。今室韦国及黔中羁縻东诸夷及附国,皆巢居穴处。诸夷狄处巢穴者非少,略举一二。有葬无封树焉,上古中华之葬,衣之以薪,葬之中野,不封不树,后代圣王易之以棺椁。今靺鞨国父母死,弃之中野以哺貂;流求国死无棺椁,草裹尸以亲土而葬,上不起坟。诸夷狄之殡葬,或以火焚,或弃水中。潭、衡州人曰,蜑取死者骨,小函子盛置山岩石闲。大抵习俗既殊,其法各异,不可遍举矣。有手团食焉,殷周之时,中华人尚以手团食,故礼记云「共饭不泽手」,盖弊俗渐改仍未尽耳。今五岭以南,人庶皆手团食。有祭立尸焉,三代以前,中华人祭必立尸,自秦汉则废。按后魏文成帝拓跋浚时,高允献书云:祭尸久废,今风俗父母亡殁,取其状貌类者以为尸而祭焉,宴好如夫妻,事之如父母,败损风化,黩乱情礼。又周隋蛮夷传,巴梁间风俗,每春秋祭祀,乡里有美鬓面人,迭迎为尸以祭之。今郴、道州人,每祭祀,迎同姓丈夫妇人伴神以享,亦为尸之遗法。聊陈一二,不能遍举。夏商以前,臣不讳君名,子不讳父名,自有周方讳耳。今夷狄则皆无讳。如此之类甚众,不可殚论。其地偏,其气梗,不生圣哲,莫革旧风,诰训之所不可,礼义之所不及,外而不内,疏而不戚,来则御之,去则备之,前代达识之士亦已言之详矣。历代观兵黩武,讨伐戎夷,爰自嬴秦,祸患代有。始皇恃百胜之兵威,既平六国,终以事胡为弊。汉武资文景之积蓄,务恢封略,天下危若缀旒。王莽获元始之全实,志灭匈奴,海内遂至溃叛。隋炀帝承开皇之殷盛,三驾辽左,万姓怨苦而亡。夫持盈固难,知足非易,唯后汉光武,深达理源。建武三十年人康俗阜,臧宫、马武请殄匈奴,帝报曰:「舍近而图远,劳而无功;舍远而谋近,逸而有终。务广地者荒,务广德者强。有其有者安。贪人有者残。」自是诸将莫敢复言兵事。于戏!持盈知足,岂特治身之本,亦乃治国之要道欤!宋文元嘉中,比西汉文景,分命诸将,经略河南,致拓跋瓜步之师,因而国蹙身弒。陈宣令主,江湖乂安,吕梁二十万卒,悉为周师所虏,由是力殚财竭,旋为隋氏削平。是皆昧持盈,不能知足故也。我国家开元、天宝之际,宇内谧如,边将邀宠,竞图勋伐。西陲青海之戍,东北天门之师,碛西怛逻之战,云南渡泸之役,没于异域数十万人。天宝中哥舒翰克吐蕃青海,青海中有岛,置二万人戍之。旋为吐蕃所攻,翰不能救而全没。安禄山讨奚、契丹于天门岭,十万众尽没。高仙芝伐石国,于怛逻斯川七万众尽没。杨国忠讨蛮合罗凤,十余万众全没。向无幽寇内侮,天下四征未息,离溃之势岂可量耶!前事之元龟,足为殷鉴者矣。

  第一 东夷上

  序略 朝鲜 濊音秽 马韩 辰韩 弁辰 百济 新罗 倭 夫余 虾夷

  第二 东夷下

  高句丽 东沃沮七余反 挹娄 勿吉又曰靺鞨 扶桑 女国 文身 大汉流求 闽越

  第三 南蛮上

  序略 盘瓠种 廪君种 板楯蛮 南平蛮 东谢 西赵 牂牁 充州 獠夜郎 滇音颠 邛都 筰都筰才各反 冉駹 附国 哀牢 焦侥 樿国 西爨 昆弥 尾濮 木绵濮 文面濮 折腰濮 赤口濮 黑僰濮 松外诸蛮

  第四 南蛮下

  岭南序略蛮獠附 海南序略 黄支 哥罗 林邑 扶南 顿逊 毗骞 千陀利 狼牙修 婆利 盘盘 赤土 真腊 罗剎 投和 丹丹 边斗 杜薄 薄剌 焚 火山 无论 婆登 乌笃 陀洹 诃陵 多篾 多摩长哥罗舍分

  第五 西戎一  序略 羌无弋 湟中月氏胡 氐 葱茈羌

  第六 西戎二

  吐谷浑 乙弗敌 宕昌 邓至 党项 百兰 吐蕃 大羊同 悉立 章求拔泥婆罗

  第七 西戎三  西戎总序 楼兰 且末 杅弥 车师高昌附 龟兹

  第八 西戎四

  焉耆 于阗 疏勒 乌孙 姑墨 温宿 鸟秅 难兜 大宛 莎车 罽宾乌弋山离 条支 安息 大夏 大月氏 小月氏

  第九 西戎五

  康居 曹國、何國、史國並附見 奄蔡 滑國 噠挹怛同 天竺 車離 師子 高附 大秦 小人 軒渠 三童 澤散 驢分 堅昆 呼得 丁令 短人 波斯 悅般 伏盧尼 朱俱波 渴槃陀 粟弋 阿鉤羌 副貨 疊伏羅 賒彌 石國 女國 吐火羅 劫國 陀羅伊羅 越底延 大食

  第十 北狄一  序略 匈奴上

  第十一 北狄二  匈奴下 南匈奴

  第十二 北狄三

  乌桓 鲜卑 轲比能 宇文莫槐 徒河段务勿尘附 慕容氏 拓跋氏 蠕蠕

  第十三 北狄四  高车 稽胡 突厥上

  第十四 北狄五  突厥中

  第十五 北狄六

  突厥下 铁勒 薛延陀 仆骨 同罗 都波 拔野古 多滥葛 斛薛 阿跋 契苾羽 鞠国 俞● 大漠 白霫先立反

  第十六 北狄七

  库莫奚 契丹 室韦 地豆于 乌落侯 驱度寐 霫 拔悉弥 流鬼 回纥 骨利干 结骨 驳马 鬼国 盐漠念

  东夷上

  序略

  东夷白虎通云:「夷者蹲也,言无礼仪。」或云:「夷者抵也,言仁而好生,万物抵地而出,故天性柔顺,易以道御。」有九种,曰畎夷、方夷、于夷、黄夷、白夷、赤夷、玄夷、风夷、阳夷,率皆土著,迟略反。喜饮酒、喜,许利反。歌舞,或冠弁衣锦,器用俎豆,所谓中国失礼,求之四夷者也。凡蛮、夷、戎、狄,总名四夷者,犹公、侯、伯、子、男,皆号诸侯。昔尧命羲仲宅嵎夷,曰旸谷,盖日之所出也。夏后氏太康失德,夷人始叛,其后至后发即位,宾于王门,献其乐舞。桀为暴虐,诸夷内侵。商汤革命,伐而定之。至于仲丁,蓝夷作寇。自是或服或叛,三百余年。武乙衰弊,东夷寖盛,遂分迁淮、岱,渐居中土。周初封商太师国于朝鲜。太师为周陈洪范。其地,今安东府之东,悉为东夷所据。时管、蔡畔周,乃招诱淮夷作乱,周公征定之。其后徐夷僭号,穆王命楚灭之。徐偃王也。至楚灵王会申,亦来同盟。后越迁琅琊,遂陵暴诸夏,侵灭小国。

  秦并天下,其淮、泗夷皆散为人户。其朝鲜历千余年,至汉高帝时灭。武帝元狩中,开其地,置乐浪等郡。至后汉末,为公孙康所有。魏晋又得其地。其三韩之地在海岛之上,朝鲜之东南百济、新罗,魏晋以后分王韩地。新罗又在百济之东南,倭又在东南,倭,乌和反。隔越大海。夫余在高丽之北,挹娄之南。其倭及夫余自后汉,百济、新罗自魏,历代并朝贡中国不绝。而百济,大唐显庆中,苏定方灭之。高丽本朝鲜地,汉武置县,属乐浪郡,时甚微弱。后汉以后,累代皆受中国封爵,所都平壤城,则故朝鲜国王险城也。后魏、周、齐渐强盛。隋文帝时寇盗辽西,汉王谅帅兵讨之,至辽水遭疠疫而返。炀帝三度亲征:初渡辽水败绩;再行,次辽水,会杨玄感反,奔退;又往,将达涿郡,属天下贼起及饥馑,旋师。贞观中,太宗又亲征,渡辽,破之。高宗总章初,英国公李绩遂灭其国。

  古之肃慎,宜即魏时挹娄,自周初贡楛矢、石砮,楛音户。至魏常道乡公末、东晋元帝初及石季龙时始皆献之。后魏以后曰勿吉国,今则曰靺鞨焉。

  大抵东夷书文并同华夏。其闽越之地,秦平天下以为郡,及秦乱,其帅又自称王于故地。武帝元封初,杨仆灭其国,迁其人于江淮,虚其地。自后虽人庶复集,遂为郡县矣。

  朝鲜

  朝鲜,晋张华曰:朝鲜有泉水、洌水、汕水,三水合为洌水,疑乐浪、朝鲜取名于此也。汕,所晏反。周封殷之太师之国。太师教以礼义、田蚕,作八条之教,无门户之闭,而人不为盗。其后四十余代,至战国时,朝鲜侯亦僭称王。始全燕时尝略属焉,为置吏,筑障塞。秦灭燕,属辽东外徼。秦辽东郡,今安东府之东地。及秦乱,中国人往避地者数万口。汉兴,为其远难守,复修辽东故塞,至浿水为界。浿音滂拜反。属燕王卢绾反,入匈奴。燕人卫满亡命,聚党千余人,魋结魋,杜回反。蛮夷服而东走出塞,度浿水,击破朝鲜王准,居秦故空地上下障,稍役属真蕃、朝鲜诸夷,及故燕、齐亡命者王之,都王险。在浿水之东。会孝惠、高后时,天下初定,辽东太守即约满为外臣,保塞外,以故满得兵威财物,侵降其旁小邑,真蕃、临屯皆来服属,地方数千里。传子至孙右渠,所诱汉亡人滋多。武帝元封三年,遣楼船将军杨仆从齐浮渤海,兵五万,左将军荀彘出辽东,讨之。朝鲜人相与杀王右渠来降。遂以朝鲜为真蕃、临屯、乐浪、音郎。玄菟四郡。今悉为东夷之地。昭帝时罢临屯、真蕃以并乐浪、玄菟。自内属以后,风俗稍薄,法禁亦寖多,至于六十余条。

  濊

  濊亦朝鲜之地,南与辰韩、北与高句丽、卢奚反。沃沮接,东穷大海,西至乐浪。后汉光武建武六年,悉封其渠帅为县侯,皆岁时朝贺。无大君长,自汉以来,其官有侯、邑君、三老,统主下户。其耆旧自谓与高丽同种,言语法俗大抵相类。其人性谨愿,少嗜欲,有廉耻。男女衣皆着曲领,男子系银花,广数寸,以为饰。其俗重山川,山川各有部分,不得辄相干涉。同姓不婚。多所忌讳。疾病死亡即弃旧宅,更作新居。知种麻,养蚕,作绵布。晓候星宿,先知年岁丰约。不以珠玉为宝。又祭虎以为神。其邑落有侵犯者,辄相罚,责生口牛马,名之为「责祸」。少寇盗。作矛长三丈,或数人共持之,能步战。乐浪檀弓出其地。又多文豹。有果下马,高三尺,乘之可于果树下行也。其海出斑鱼皮,汉时常献之。魏齐王正始六年,不耐濊侯等举邑降,四时诣乐浪、带方二郡朝谒。并今东夷之地。有军征赋调,如中华人焉。

  马韩

  马韩,后汉时通焉。有三种,一曰马韩,二曰辰韩,三曰弁辰。马韩在西,五十有四国,其北与乐浪、南与倭接。辰韩在东,十有二国,其北与濊貊接。弁辰在辰韩之南,亦十有二国,其南亦与倭接。凡七十八国。或云百济是其一国焉。大者万余户,小者数千家,各在山海闲,地合方四千余里,东西以海为限,皆古之辰国也。马韩最大,共立其种为辰王,都目支国,尽王三韩之地。其诸国王先皆是马韩种人焉。

  马韩人知田蚕,作绵布。出大栗如梨,又出细尾鸡,其尾皆长五尺余。邑落杂居,亦无城郭,作草屋土室形如冢,开户在上。不知跪拜,无长幼男女之别,少纲纪。国邑虽有王师,不能相制御。其葬有棺无椁。不知骑牛马,牛马尽于送死。不贵金宝锦罽,唯重璎珠,以缀衣为饰,及悬颈垂耳。大率皆魁头露紒,魁头犹科头也,谓以发萦绕成科结也。紒音计。布袍草履。其人壮勇,少年有筑室作力者,辄以绳贯脊皮,缒以大木,嚾呼为健。嚾音唤。善用弓、楯、矛、橹,虽有斗争攻战,而贵相屈服。俗信鬼神,常以五月耕种毕,昼夜酒会,群聚歌舞,数十人俱起相随踏地,低昂手足,相应为节。十月农功毕,亦复如之。诸国邑各以一人主祭天神,号为「天君」。又立苏涂,苏涂有似浮屠。建大木以悬铃鼓,事鬼神。其南界近倭,亦有文身者。

  又有州胡,在马韩之西海中大岛上,其人差短小,言语不与韩同,皆髡头如鲜卑,但衣韦衣,有上无下,略如裸势。养牛豕,乘船往来货市韩中。

  辰韩

  辰韩,耆老自言秦之亡人,避苦役来适韩国,马韩割其东界地与之。有城栅。其言语有类秦人,由是或谓之为秦韩。其王常用马韩人作之,世世相系袭。辰韩不得自立为王,明其为流移之人故也。其名国为邦,弓为弧,贼为寇,行酒为行觞,相呼皆为徒。诸小邑各有渠帅,大者名臣智,次有险侧,次有樊濊,次有杀奚,次有邑借。皆其官名。土地肥美,宜五谷。知蚕桑,作缣布,乘驾牛马。嫁娶以礼。其俗男女有别。以大鸟羽送死,其意欲使死者飞扬。国出铁,韩、濊、倭皆从取之。诸市买皆用铁,如中国用钱,又以供给二郡。俗喜歌舞、饮酒、鼓琴瑟。其瑟形似筑,弹之亦有音曲。儿生便以石厌其头,欲其扁。故辰韩人皆扁头。扁音补典反。男女近倭,亦文身,便步战,兵杖与马韩同。其俗,行者相逢,皆住让路。

  弁辰

  弁辰与辰韩杂居,亦有城郭。衣服居处与辰韩同,言语风俗相似,祠祭鬼神有异。施灶皆在户西。

  初,朝鲜王准为卫满所破,乃将其余众数千人走入海,攻马韩,破之,自立为韩王。准后灭绝,马韩人复自立为辰王。后汉光武建武中,韩人廉斯人苏马諟等诣乐浪贡献。諟音是。帝封苏马諟为汉廉斯邑君,使属乐浪郡,四时朝谒。灵帝末,韩、濊并盛,郡县不能制,百姓苦乱,多流亡入韩者。献帝建安中,公孙康分屯有、有盐县屯有、有盐并汉辽东属县,并今东夷之地。以南荒地为带方郡,遣公孙模、张敞等收集遗民,兴兵代韩、濊,旧民稍出。是后倭韩遂属带方。魏景初中,明帝密遣带方太守刘昕、乐浪太守鲜于嗣越海定二郡,诸韩国臣智加赐邑君印绶,其次与邑长。其俗好衣帻,下户诣郡朝谒,皆假衣帻,自服印绶衣帻千有余人。部从事吴林以乐浪本统韩国,分割辰韩八国以与乐浪。晋武帝咸宁中,马韩王来朝,自是无闻。三韩盖为百济、新罗所吞并。

  百济

  百济,即后汉末夫余王尉仇台之后,后魏时百济王上表云:「臣与高丽先出夫余。」初以百家济海,因号百济。晋时句丽既略有辽东,百济亦据有辽西、晋平二郡。今柳城、北平之间。自晋以后,吞并诸国,据有马韩故地。其国东西四百里,南北九百里,南接新罗,北拒高丽千余里,西限大海,处小海之南。国西南海中有三岛,出黄漆树,似小榎树而大。六月取汁,漆器物若黄金,其光夺目。自晋代受蕃爵,自置百济郡。义熙中,以百济王夫余腆佗典反为使持节、都督百济诸军事。宋、齐并遣使朝贡,授官,封其人。

  土著地多下湿,率皆山居。其都理建居拔城。王号「于罗瑕」,百姓呼为「Õ吉支」,Õ音干。夏言并王也。王妻号「于陆」,夏言妃也。官有十六品:左平一品,达率二品,恩率三品,德率四品,扞率五品,柰率六品,以上冠饰银花;将德七品,紫带;施德八品,皁带;固德九品,赤带;季德十品,青带;对德十一品,文督十二品,皆黄带;武督十三品,佐军十四品,振武十五品,克虞十六品,皆白带。统兵以达率、德率、扞率为之,人庶及余小城咸分隶焉。其衣服,男子略同于高丽,拜谒之礼以两手据地为敬。妇人衣似袍而袖微大,在室者编发盘于首,后垂一道为饰,出嫁者乃分为两道焉。兵有弓、箭、刀、。俗重骑射,兼爱坟史。其秀异者颇解属文,又解阴阳五行。用宋元嘉历,以建寅月为岁首。亦解医药、卜筮、占相之术。有投壶、樗蒲等杂戏,然尤尚弈碁。僧尼寺塔甚多,而无道士。赋税以布、绢、麻、米等。婚娶之礼略同华俗。父母及夫死者三年持服,余亲则葬讫除之。气候温暖,五谷、杂果、菜蔬及酒醴、肴馔、乐器之属多同于内地,唯无驼、骡、驴、羊、鹅、鸭等云。其王以四仲之月祭天,又每岁四祠其始祖仇台之庙。大姓有八族:沙氏、燕氏、劦氏、劦音侠。解氏、真氏、国氏、木氏、音白氏。国西南人岛居者十五所,皆有城邑。

  后魏孝文遣众征破之。后其王牟大为高句丽所破,衰弱累年,迁居南韩地。隋文开皇初,其王夫余昌遣使贡方物,拜为带方郡公、百济王。大唐武德、贞观中,频遣使朝贡。显庆五年,遣苏定方讨平之。旧有五部,分统三十七郡、二百城、七十六万户,至是以其地分置熊津、马韩、东明等五都督府,仍以其酋渠为都督府刺史。其旧地没于新罗,城傍余众后渐寡弱,散投突厥及靺鞨。其主夫余崇竟不敢还旧国,土地尽没于新罗、靺鞨,夫余氏君长遂绝。

  新罗

  新罗国,魏时新卢国焉,其先本辰韩种也。辰韩始有六国,稍分为十二,新罗则其一也。初曰新卢,宋时曰新罗,或曰斯罗。其国在百济东南五百余里,亦在高丽东南,兼有汉时乐浪郡之地。东滨大海。魏将毋丘俭讨高丽,破之,奔沃沮。其后复归故国,留者遂为新罗焉,故其人杂有华夏、高丽、百济之属,兼有沃沮、不耐、韩、濊之地。其王本百济人,自海逃入新罗,遂王其国。其国小,不能自通使聘。

  苻坚时,其王楼寒遣使卫头朝贡。坚曰:「卿言海东之事与古不同,何也?」答曰:「亦犹中国,时代变革,名号改易,今焉得同。」梁武帝普通二年,王姓慕名秦,始使人随百济献方物。其俗呼城曰「健牟罗」,其邑在内曰「喙评」,喙,呼秽反。在外曰「邑勒」,亦中国之言郡县也。国有六喙评、五十二邑勒。土地肥美,宜植五谷,多桑麻果菜鸟兽,物产略与华同。

  至隋文帝时,遣使来贡。其王姓金名真平,隋东蕃风俗记云:「金姓相承三十余叶。」文帝拜为乐浪郡公、新罗王。其王至今亦姓金。按梁史云姓慕,未详中间易姓之由。其先附属于百济,后因百济征高丽,人不堪戎役,相率归之,遂致强盛,因袭加罗、任那诸国,灭之。并三韩之地。其西北界犬牙出高丽、百济之间。

  官有十六等,其一曰伊罚于,贵如相,次伊尺于,次迎于,次破弥于,次大河尺于,次河尺于,次乙吉于,次沙咄于,咄,都骨反。次及伏于,次大奈摩,次大舍,次小舍,次吉土,次大乌,次小乌,次达位。外有郡县。文字、甲兵同于中国。选人壮健者悉入军,烽、戍、逻郎佐反。俱有屯营部伍。风俗、刑政、衣服略与高丽、百济同。

  大唐贞观二十二年,其王金春秋来朝,拜为特进,请改章服以从华制。

  倭

  倭自后汉通焉,在带方东南大海中,依山岛为居,凡百余国。光武中元二年,倭奴国奉贡朝贺,使人自称大夫,倭国之极南界也。安帝永初元年,倭国王帅升等献生口百六十人。桓、灵间,倭国大乱,更相攻伐,历年无主。有一女子名曰卑弥呼,年长不嫁,事鬼道,能以妖惑众,于是共立为王。侍婢千人,少有见者。唯有男子一人给饮食、传辞出入。居处宫室楼观,城栅严设,常有人持兵守卫。

  魏明帝景初二年,司马宣王之平公孙氏也,倭女王始遣大夫诣京都贡献。魏以为亲魏倭王,假金印紫绶。齐王正始中,卑弥呼死,立其宗女台舆为王。魏略云:「倭人自谓太伯之后。」其后复立男王,并受中国爵命。晋武帝泰始初,遣使重译入贡。

  宋武帝永初二年,倭王赞修贡职,至曾孙武,顺帝升明二年,遣使上表曰:「封国偏远,作蕃于外,自昔祖祢,躬擐甲冑,跋涉山川,不遑宁处,东征毛人五十五国,西服众夷六十六国,渡平海北九十五国。臣虽下愚,忝胤先绪,驱率所统,归崇天极,道遥百济,装船理舫。而句丽无道,图欲见吞,虔刘不已,每致稽滞。臣欲练甲理兵,摧此强敌,克靖方难,无替前功。窃自假开府仪同三司,其余咸各假授。」诏除武使持节、安东大将军、倭王。

  其王理邪马台国,或云邪摩堆。去辽东万二千里,在百济、新罗东南,其国界东西五月行,南北三月行,各至于海,大较在会稽、闽川之东,亦与朱崖、儋耳相近。其国土俗宜禾稻、麻纻、蚕桑,知织绩为缣布。出白珠、青玉。其山出铜,有丹。土气温暖,冬夏生菜茹,无牛、马、虎、豹、羊,有姜、桂、橘、椒、蘘荷,不知以为滋味。出黑雉。有兽如牛,名山鼠。又有大蛇吞此兽,蛇皮坚不可斫,其上孔乍开乍闭,时或有光,射中之蛇则死。其兵有矛、楯、木弓、竹矢,或以骨为镞。男子皆黥面文身。自谓太伯之后,衣皆横幅结束,相连无缝。女人披发屈紒,作衣如单被,穿其中央,贯头而着之。并以丹朱涂其身,如中国之用粉也。有城栅、屋室,父母兄弟异处,唯会同男女无别。饮食以手,而用笾豆。俗皆徒跣,以蹲踞为恭敬。人性嗜酒,多寿考。国多女,大人皆有四五妻,其余或两或三,女人不淫不妒。又俗不盗窃,少争讼。其婚嫁不娶同姓,妇入夫家必先跨火,乃与夫相见。其死停丧十余日,家人哭泣,不进酒食肉,亲宾就尸歌舞为乐。有棺无椁,封土作冢。举大事,灼骨以卜,用决吉凶。其行来渡海诣中国,常使一人不栉沐,不食肉,不近妇人,名曰「持衰」。若在涂吉利,则共顾其财物;若有疾病、遭暴害,以为持衰不谨,便共杀之。官有十二等:一曰大德,次小德,次大仁,次小仁,次大义,次小义,次大礼,次小礼,次大智,次小智,次大信,次小信,员无定数。有军尼百二十人,犹中国牧宰。八十户置一伊尼翼,如里长也;十伊尼翼属一军尼。其王以天为兄,以日为弟。尤信巫觋。每至正月一日,必射戏饮酒,其余节略与华同。乐有五弦琴、笛,好棋博、握槊、摴蒲之戏。

  隋文帝开皇二十年,倭王姓阿每,名多利思比孤,其国号「阿辈鸡弥」,华言天儿也,遣使诣阙。其书曰,「日出处天子致书日没处天子,无恙」云云。帝览之不悦,谓鸿胪卿曰:「蛮夷书有无礼者,勿复以闻。」明年,帝遣文林郎裴清使于倭国。渡百济,东至一支国,又至竹斯国。又东至秦王国,其人同于华夏,以为夷洲,疑不能明也。又经十余国达于海岸。自竹斯以东,皆附庸于倭。清将至,王遣小德阿辈台,从数百人,设仪仗,鸣鼓角来迎。又遣大礼歌多毗从二百余骑郊劳。既至彼都,其王与清相见,设宴享以遣。复令使者随清来贡方物。其国跣足,以幅布蔽其前后,椎髻无冠带。隋炀帝时始赐衣冠,令以彩锦为冠饰,裳皆施,音馔。缀以金玉。衣服之制颇同新罗。

  大唐贞观五年,遣新州刺史高仁表持节抚之。浮海数月方至。仁表无绥远之才,与其王争礼,不宣朝命而还,由是遂绝。

  又千余里至侏儒国,人长三四尺。自侏儒东南行船行一年至裸国、黑齿国,使驿所传,极于此矣。

  倭一名日本,自云国在日边,故以为称。武太后长安二年,遣其大臣朝臣真人贡方物。「朝臣真人」者,犹中国地官尚书也,颇读经史,解属文,首冠进德冠,其顶有花,分而四散,身服紫袍,以帛为腰带,容止温雅。朝廷异之,拜为司膳员外郎。天宝末,卫尉少卿朝衡即其国人。

  夫余

  夫余国,后汉通焉。初,北夷橐离国王按后汉、魏二史皆云:夫余国在高句丽北。又案:后魏及隋史,高句丽在夫余国南。而隋史云百济出于夫余,夫余出于高句丽国王子东明之后也。又谓橐离国即高丽国,乃夫余国当在句丽之南矣。若详考诸家所说,疑橐离在夫余之北,别是一国。然未详孰是。有子曰东明,长而善射,王忌其猛而欲杀之。东明奔走,南渡掩水,因至夫余而王之。顺帝永和初,其王始来朝。帝作黄门鼓吹、角抵戏以遣之。夫余本属玄菟,至汉末公孙度雄张海东,威服外夷,其王始死,子尉仇台立,更属辽东。时句丽、鲜卑强,度以夫余在二虏之间,妻以宗女。至孙位居嗣立。正始中,幽州刺史毋丘俭将兵讨句丽,遣玄菟太守王颀音其诣夫余。位居遣大加郊迎,供军粮。自后汉时夫余王葬用玉匣,常先以付玄菟郡,王死则迎取以葬。及公孙渊伏诛,玄菟库犹得玉匣一具。晋时夫余库有玉璧珪瓒,数代之物,传以为宝,耆老言「先代之所赐也」。其印文言「濊王之印」。国有故城,名濊城,盖本濊貊之地。

  其国在长城之北,去玄菟千里,南与高句丽、东与挹娄、西与鲜卑接。北有弱水。地可方二千里。有户八万。土宜五谷,不生五果。有宫室、仓库、牢狱。多山陵广泽。其人性强勇谨厚,不寇抄。以六畜名官,有马加、牛加、猪加、狗加、犬使。犬使者,使者邑落有豪民,名下户皆为奴仆。诸加别主四出,道大者数千家,小者数百家。会同拜爵,揖让升降,有似中国。以腊月祭天。译人传辞,皆跪手据地窃语。用刑严急,杀人者死,没其家人为奴婢。窃盗一责十二。男女淫,妇人妒,皆杀之。兄死妻嫂,与北狄同俗。出名马、赤玉、貂豽,美珠大者如酸枣。以弓矢刀矛为兵,家家自有铠仗。作城栅皆圆,有似牢狱。行人无昼夜好歌吟,通日声不绝。有军事亦祭天,杀牛观蹄,以占吉凶,蹄解者为凶,合者为吉。有敌,诸加自战,下户但担粮食音嗣之。其死,夏月皆用冰。杀人殉葬,多者百数。厚葬,有棺无椁。其居丧,男女皆纯白,妇人着布面衣,去环佩,大体与中国髣佛。

  至太康六年,为慕容廆所袭破。廆,呼罪反。其王依虑自杀,子弟走保沃沮。武帝以何龛为护东夷校尉。明年,夫余后王依罗遣使诣龛,求率见人还复旧国。龛遣督邮贾沈以兵送之。尔后每为廆掠其种人,卖于中国,帝又以官物赎还,禁市夫余之口。自后无闻。

  虾夷

  虾夷国,海岛中小国也。其使须长四尺,尤善弓矢。插箭于首,令人戴瓠而立,四十步射之,无不中者。大唐显庆四年十月,随倭国使人入朝。

[1] [2] [3] [4] [5] [6] [7] [8] [9] [10]  ...  下一页 >> 

不详   文章录入:旨卿    责任编辑:旨卿 更新时间:2008-2-8 23:26:23   发表评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推荐音乐
    推荐视频
    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 商标
    中国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网络带宽由深圳音乐厅大音琴行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