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第五·名例·凡八条

向古曲网古典书籍库投稿(古币奖励)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古曲网 > 古典书籍 > 史部 > 唐律疏议 > 正文
【字体: 】  

卷第五·名例·凡八条


故唐律疏议卷第五 名例 凡八条

37 诸犯罪未发而自首者,原其罪。正赃犹征如法。

  【疏】议曰:过而不改,斯成过矣。今能改过,来首其罪,皆合得原。若有文牒言告,官司判令三审,牒虽未入曹局,即是其事已彰,虽欲自新,不得成首。

  注:正赃犹征如法。

  【疏】议曰:称正赃者,谓盗者自首,不征倍赃。称如法者,同未首前法,征还官、主:枉法之类,彼此俱罪,犹征没官;取与不和及乞索之类,犹征还主。

  其轻罪虽发,因首重罪者,免其重罪;

  【疏】议曰:假有盗牛事发,因首铸钱,铸钱之罪得原,盗牛之犯仍坐之类。

  即因问所劾之事而别言余罪者,亦如之。

  【疏】议曰:劾者,推鞫之别名。假有已被推鞫,因问,乃更别言余事,亦得免其余罪,同“因首重罪”之义。故云“亦如之”。

  即遣人代首,若于法得相容隐者为首及相告言者,各听如罪人身自首法;缘坐之罪及谋叛以上本服期,虽捕告,俱同自首例。

  【疏】议曰:遣人代首者,假有甲犯罪,遣乙代首,不限亲疏,但遣代首即是。“若于法得相容隐者 ”,谓依下条“同居及大功以上亲”等,若部曲、奴婢为主首。“及相告言者”,此还据得容隐者。纵经官司告言,皆同罪人身首之法。其小功、缌麻相隐,既减凡人三等,若其为首,亦得减三等。

  注:缘坐之罪及谋叛以上本服期,虽捕告,俱同自首例。

  【疏】议曰:缘坐之罪者,谓谋反、大逆及谋叛已上道者,并合缘坐。及谋叛以上本服期者,谓非缘坐,若叛未上道、大逆未行之类,虽尊压、出降无服,各依本服期。虽捕告以送官司,俱同罪人自首之法。

  其闻首告,被追不赴者,不得原罪。谓止坐不赴者身。

  【疏】议曰:谓犯罪之人,闻有代首、为首及得相容隐者告言,于法虽复合原,追身不赴,不得免罪。“谓止坐不赴者身”,首告之人及余应缘坐者,仍依首法。

  即自首不实及不尽者,以不实不尽之罪罪之,至死者,听减一等。自首赃数不尽者,止计不尽之数科之。

  【疏】议曰:“自首不实”,谓强盗得赃,首云窃盗赃,虽首尽,仍以强盗不得财科罪之类。“及不尽者”,谓枉法取财十五疋,虽首十四疋,余一疋,是为不尽之罪。称“罪之”者,不在除、免、倍赃、监主加罪、加役流之例。假有人强盗二十疋,自首十疋,余有十疋不首,本法尚合死罪,为其自有悔心,罪状因首而发,故至死听减一等。

  问曰:谋杀凡人,乃云是舅;或谋杀亲舅,复云凡人,姓名是同,舅与凡人状别。如此之类,若为科断?

  答曰:谋杀凡人是轻,谋杀舅罪乃重,重罪既得首免,轻罪不可仍加。所首姓名既同,唯止舅与凡人有异,谋杀之罪首尽,舅与凡人状虚,坐是“不应得为从轻”,合笞四十。其谋杀亲舅,乃云凡人者,但谋杀凡人,唯极徒坐;谋杀亲舅,罪乃至流。谋杀虽已首陈,须科“不尽”之罪。三流之坐,准徒四年,谋杀凡人合徒三年,不言是舅,首陈不尽,处徒一年。

  又问:一家漏十八口,并有课役,乃首九口,未知合得何罪?

  答曰:律定罪名,当条见义。如户内止隐九口,告称隐十八口,推勘九口是实,诬告者不得反坐,以本条隐九口者,罪止徒三年,罪至所止,所诬虽多,不反坐。今首外仍隐九口,当条以“不尽”之罪罪之,仍合处徒三年。

  又问:乙私有甲弩,乃首云止有□一张,轻重不同,若为科处?

  答曰:甲弩不首,全罪见在。首□一张,是别言余罪。首□之罪得免,甲弩之罪合科。既自首不实,至死听减一等。

  又问:假有监临之官,受财不枉法,赃满三十疋,罪合加役流。其人首云“受所监临”,其赃并尽,合科何罪?

  答曰:律云:“以不实不尽之罪罪之,至死听减一等。”但“不枉法”与“受所监临”,得罪虽别,赃已首尽,无财可科,唯有因事、不因事有殊,止从“不应为重”,科杖八十。若枉法取物,首言“受所监临”,赃亦首尽,无财可坐,所枉之罪未首,宜从所枉科之:若枉出入徒、流,自从“故出入徒、流”为罪;如枉出入百杖以下,所枉轻者,从“请求施行”为坐。本以因赃入罪,赃既首讫,不可仍用“至死减一等 ”之法。

  注:自首赃数不尽者,止计不尽之数科之。

  【疏】议曰:假有窃盗十疋,止首五疋,五疋不首,仍徒一年,是名“止计不尽之数科之”。“科之 ”之义,是复上文,亦与“罪之”之义不殊。不尽赃多,至死者减一等。

  其知人欲告及亡叛而自首者,减罪二等坐之;

  【疏】议曰:犯罪之徒,知人欲告及案问欲举而自首陈;及逃亡之人,并叛已上道,此类事发归首者:各得减罪二等坐之。

  即亡叛者虽不自首,能还归本所者,亦同。

  【疏】议曰:“虽不自首”,谓不经官司首陈。“能还归本所者”,谓归初逃叛之所,亦同自首之法,减罪二等坐之。若本所移改,还归移改之所,亦同。

  其于人损伤,因犯杀伤而自首者,得免所因之罪,仍从故杀伤法。本应过失者,听从本。

  【疏】议曰:损,谓损人身体。伤,谓见血为伤。虽部曲、奴婢伤损,亦同良人例。

  注:因犯杀伤而自首者,得免所因之罪,仍从故杀伤法。本应过失者,听从本。

  【疏】议曰:假有因盗故杀伤人,或过失杀伤财主而自首者,盗罪得免,故杀伤罪仍科。若过失杀伤,仍从过失本法。故云“本应过失听从本”。

  于物不可备偿,本物见在首者,听同免法。

  【疏】议曰:称“物”者,谓宝印、符节、制书、官文书、甲弩、旌旗、幡帜、禁兵器及禁书之类,私家既不合有,是不可偿之色。“本物见在首者”,谓不可备偿之类,本物见在,听同首法。

  即事发逃亡,虽不得首所犯之罪,得减逃亡之坐。

  【疏】议曰:假有盗罪合徒,事发逃走,已经数日而复陈首,犯盗已发,虽首不原;逃走之罪,听减二等。

  若越度关及奸,私度亦同。奸,谓犯良人。

  【疏】议曰:度关有三等罪:越度,私度,冒度。其私度、越度,自首不原;冒度之罪,自首合免。若奸良人者,自首不原。

  并私习天文者,并不在自首之例。

  【疏】议曰:天文玄远,不得私习。从“于人损伤”以下,“
私习天文”以上,俱不在自首之例。

38 诸犯罪共亡,轻罪能捕重罪首,重者应死,杀而首者,亦同。

  【疏】议曰:犯罪事发,已囚、未囚及同犯、别犯而共亡者,或流罪能捕死囚,或徒囚能捕流罪首,如此之类,是为“轻罪能捕重罪首”。

  注:重者应死,杀而首者,亦同。

  【疏】议曰:律称“应死”,未须断讫。准犯合死,逃走,轻者杀而来首,亦同捕首法。其流罪以下逃亡,轻者能捕重罪首者,捕法自准捕亡律。若死罪之囚,不必捕格,方便杀得者,亦是。

  及轻重等,获半以上首者,皆除其罪。常赦所不原者,依常法。

  【疏】议曰:假有五人俱犯百杖,相共逃走,有一人心悔,更获二人而首,即是获半以上。从“共亡 ”以下,〔一〕本罪及亡罪并得从原,故云“皆除其罪 ”。

  注:常赦所不原者,依常法。

  【疏】议曰:常赦所不原者,谓虽会大赦,犹处死及流,若除名、免所居官及移乡之类。此等既赦所不原,故虽捕首,亦不合免。

  问曰:假有犯百杖者十人,同共逃走,六人归首,又捕得逃者二人,得同获半以上除罪以否?

  答曰:律开相捕之法,本为少能捕多,轻能捕重,轻重等者犹须获半。今六人共获二人,便是以多捕少,依如律义,不合首原,亡罪首减二等,本犯仍依法断。若轻能捕重,所获虽少,合原。如轻重罪同,不可首多获少,亦须首、获数等,然可得原。

  又问:甲乙二人,轻重罪等,俱共逃走,甲捕乙首,甲免罪否?

  答曰:律称“获半以上首者,皆除其罪 ”,甲乙共亡者,甲能获乙,逃罪已尽,更无亡人,获半尚得免辜,况其逃亡全尽,甲合从原。假有十人合死,俱共逃亡,五人捕得五人,亦是首、获相半。既开首捕之路,此类各合全免。

  又问:缌麻以上犯罪共亡,得同捕首法以否?

  答曰:缌麻以上亲属,有罪不合告言,藏亡尚许减罪,岂得辄相捕送。此捕为凡人发例,不与亲戚生文。若捕亲属首者,得减逃亡之坐,本犯之罪不原,仍依伤杀及告亲属法。其犯谋叛以上,得依捕首之律。

  即因罪人以致罪,而罪人自死者,听减本罪二等;

  【疏】议曰:“因罪人以致罪”,谓藏匿罪人,或过致资给及保、证不实之类。今罪人非被刑戮而自死者,又听减罪二等。

  若罪人自首及遇恩原减者,亦准罪人原减法;

  【疏】议曰:谓因罪人以得罪,罪人于后自首及遇恩原减者,或得全原,或减一等、二等之类,一依罪人全原、减、降之法。

  其应加杖及赎者,各依杖、赎例。

  【疏】议曰:“其应加杖”,假有官户、奴婢犯流而为过致资给,捉获官户、奴婢等,流罪加杖二百,过致资给者并依杖二百罪减之,不从流减。其罪人本合收赎,过致资给者亦依赎法,不以官当加杖、配役。

  问曰:官户等犯流,加杖二百,过致者应减几等而科?

  答曰:犯徒应加杖者,一等加二十,加至二百,当徒三年。乃至流刑,杖亦二百。即杖之流应减,在律殊无节文,比附刑名,止依徒减一等,加杖一百八十。

39 诸盗、诈取人财物而于财主首露者,与经官司自首同。

  【疏】议曰:盗,谓强盗、窃盗。诈,谓诈欺取人财物。而能悔过,于财主首露,与经官司首同。若知人将告而于财主首者,亦得减罪二等。

  问曰:假有甲盗乙绢五疋,经乙自首,乙乃取甲十疋之物,为正、倍等赃,合当何罪?

  答曰:依律,首者唯征正赃。甲既经乙自首,因乃剩取其物,既非监主,而乃因事受财,合科坐赃之罪。

  其于余赃应坐之属,悔过还主者,听减本罪三等坐之;

  【疏】议曰:“余赃”,谓盗、诈之外,应得罪者,并是。虽不于官司陈首,能悔过还主者,听减本罪三等。假有枉法受财十疋,合流;悔过还主,得减三等,处徒二年之类。既云“坐之”,自依下例。

  即财主应坐者,减罪亦准此。

  【疏】议曰:“财主应坐”,谓受财枉法、不枉法、受所监临及坐赃,与财人各亦得罪。若取人悔过还主,得减三等,财主亦减本坐三等科之。

  问曰:贸易官物,复以本物却还,或本物已费,别将新物相替,如此悔过,得免罪否?

  答曰:若以本物却还,得免计赃为罪,仍依“盗不得财”科之。若其非官本物,更以新物替之,虽复私自陪备,贸易之罪仍在。

40 诸同职犯公坐者,长官为一等,通判官为一等,判官为一等,主典为一等,各以所由为首;若通判官以上异判有失者,止坐异判以上之官。

  【疏】议曰:同职者,谓连署之官。“公坐” ,谓无私曲。假如大理寺断事有违,即大卿是长官,少卿及正是通判官,丞是判官,府史是主典,〔二〕是为四等。各以所由为首者,若主典检请有失,即主典为首,丞为第二从,少卿、二正为第三从,大卿为第四从,即主簿、录事亦为第四从;若由丞判断有失,以丞为首,少卿、二正为第二从,大卿为第三从,典为第四从,主簿、录事当同第四从。

  注:若通判官以上异判有失者,止坐异判以上之官。

  【疏】议曰:假如一正异丞所判有失,又有一正复同判,即二正同为首罪。若一正先依丞判,一正始作异同,异同者自为首科,同丞者便即无罪。假如丞断合理,一正异断有乖,后正直云“依判”,即同前正之罪,若云“依丞判”者,后正无辜。二卿异同,亦各准此。其通判官以上,异同失理,应连坐者,唯长官及检勾官得罪,以下并不坐。通判官以下有失,或中间一是一非,但长官判从正法,余者悉皆免罪。内外诸司皆准此。

  问曰:假有判官处断乖失,〔三〕通判官异同得理,长官不依通判官断,还同判官,各有何罪?

  答曰:案若申覆,唯通判官一人合理,即上下俱得免科。如其当处断讫施行,即乖失者依法得罪。唯通判、长官合理,余悉不论。

  其阙无所承之官,亦依此四等官为法。即无四等官者,止准见官为罪。

  【疏】议曰:四等之内,但有阙官,虽一人处断乖失,亦作四等为坐。假如大理卿,或丞、正一人见在,判有乖失,判者自当首罪,勾官仍同四等下从。“ 即无四等官者”,为关、戍之类,无通判官,关丞即至关令,并主典,唯有三等。假有典检请有失,丞为第二从,令为第三从,录事同为第三从。下州、县市令唯与典二人,此等止准见官二等之罪。

  若同职有私,连坐之官不知情者,以失论。

  【疏】议曰:“同职”,谓连判之官及典。“ 有私”,故违正理。余官连判不知挟私情者,以失论。假有人犯徒一年,判官曲理断免,余官不觉,自依失出之法,有私者为首,不觉者为从,仍为四等科之,失出减五等,失入减三等之类。自余与夺之事,失者减三等。及云“以失论”之类,各从本条。

  问曰:有主典增减文案,诈欺取赃五疋,判官不觉,依增减状判讫。未知判官于诈欺赃失减,唯复于增减官文书失减?

  答曰:但依律得罪,皆从所判为坐。取赃事在案外,增减文案见行,止从增减科之,不可从赃而科。

  又问:判官、主典有私,故出流罪,通判及长官不知情,若为科首从之罪?

  答曰:假令主典为首,还合流坐;判官为从,合徒三年。不知情者,从公坐失法,公坐既有四等,通判官第三从论,减典二等,又失出减五等,从流减七等,合杖九十;长官又减一等,合杖八十。其有放而还获,及本应例减,仍各依本法。

  即余官及上官案省不觉者,各递减一等;下官不觉者,又递减一等。亦各以所由为首。减,谓首减首,从减从。

  【疏】议曰:余官者,谓比州、比县及省内比司,并诸府、寺、监不相管隶者。上官者,在京诸司向省台及诸州向尚书省,诸县向州之类。如州上文书向尚书省,有错失,省司不觉者,省司所由之首,减州所由首一等,同职递为四等法首从减之。〔四〕其余官不觉,亦准此。若省司下符向州错失,州司不觉,州司所由首减省司所由首二等,同职递为四等首从法减之。

  检、勾之官,同下从之罪。

  【疏】议曰:检者,谓发辰检稽失,诸司录事之类。勾者,署名勾讫,录事参军之类。皆同下从:若有四等官,同四等从;有三等官,同三等从;有二等官,同二等从。其无检、勾之官者,虽判官发辰勾稽,若有乖失,自于判处得罪,不入勾、检之坐。

  应奏之事,有失勘读及省审之官不駮正者,减下从一等。

  【疏】议曰:尚书省应奏之事,须缘门下者,〔五〕以状牒门下省,准式依令,先门下录事勘,给事中读,黄门侍郎省,侍中审。有乖失者,依法駮正,却牒省司。若实有乖失,不駮正者,录事以上,减省下从一等。既无递减之文,即侍中以下,同减一等。律以既减下从,得罪最轻,若更递减,余多无坐,駮正之法,唯在录事以上,故所掌主典,律无罪名。

  若辞状隐伏,无以验知者,勿论。

  【疏】议曰:辞状隐伏者,谓脱错文字,增减事情,辞状隐微,案覆难觉者。自余官以下,〔六〕案省不觉,并得免罪,故云“勿论”。

41 诸公事失错,自觉举者,原其罪;

  【疏】议曰:“公事失错”,谓缘公事致罪而无私曲者。事未发露而自觉举者,所错之罪得免。“觉举”之义,与“自首”有殊。“首”者,知人将告,减二等;“觉举”既无此文,但未发自言,皆免其罪。

  应连坐者,一人自觉举,余人亦原之。

  【疏】议曰:应连坐者,长官以下,主典以上及检、勾官在案同判署者,一人觉举,余并得原。其检、勾之官举稽及事涉私者,曹司依法得罪。唯是公坐,情无私曲,检、勾之官虽举,彼此并无罪责。

  其断罪失错,已行决者,不用此律。

  【疏】议曰:断罪失错已行决者,谓死及笞、杖已行决讫,流罪至配所役了,徒罪役讫,此等并为“ 已行”。官司虽自觉举,不在免例,各依失入法科之,故云“不用此律”。假有人枉被断徒二年,已役一年,官司然始自觉举者,一年未役者,自从举免;已役一年者,从失入减三等,科杖八十之类。

  其官文书稽程,应连坐者,一人自觉举,余人亦原之,主典不免;若主典自举,并减二等。

  【疏】议曰:“文书”,谓公案。小事五日程,中事十日程,大事二十日程,徒罪以上辩定后三十日程,此外不了,是名“稽程”。官人自觉举者,并得全原,唯主典不免。若主典自举,并减二等者,以官司不举,故长官以下并减二等;如官人、主典连署举者,官人并得免罪,主典仍减二等科之。其制敕,案成以后颁下,各给抄写程:“二百纸以下限二日程,过此以外,每二百纸以下加一日程,所加多者不得过五日。”注云:“其赦书,计纸虽多,不得过三日。”此等抄写程,既云案成以后,据令:“成制敕案,不别给程。”即是当日成了。违令限日,皆是有稽。稽而自举者,同官文书法,仍为公坐,亦作四等科断,各以所由为首;若涉私曲故稽,亦同私坐之法。

  问曰:公坐相连,节级得罪,一人觉举,余亦原之。稽案既是公罪,勾官亦合连坐,勾、检之官举讫,余官何故得罪?

  答曰:公坐失错,事可追改,一人举觉,余亦原之。至于行事稽留,不同失错之例,勾官纠出,故不免科。

42 诸共犯罪者,以造意为首,随从者减一等。若家人共犯,止坐尊长;于法不坐者,归罪于其次尊长。尊长,谓男夫。

  【疏】议曰:“共犯罪者”,谓二人以上共犯,以先造意者为首,余并为从。家人共犯者,谓祖、父、伯、叔、子、孙、弟、侄共犯,唯同居尊长独坐,卑幼无罪。

  注:于法不坐者,归罪于其次尊长。尊长,谓男夫。

  【疏】议曰:“于法不坐者”,谓八十以上,十岁以下及笃疾。归罪于其次者,假有尊长与卑幼共犯,尊长老、疾,依律不坐者,即以共犯次长者当罪,是名“归罪于其次尊长”。尊长谓男夫者,假有妇人尊长,共男夫卑幼同犯,虽妇人造意,仍以男夫独坐。

  侵损于人者,以凡人首从论。

  【疏】议曰:侵谓盗窃财物,损谓斗殴杀伤之类。假令父子合家同犯,并依凡人首从之法,为其侵损于人,是以不独坐尊长。

  即共监临主守为犯,虽造意,仍以监主为首,凡人以常从论。

  【疏】议曰:“监临主守”,具如后解。假有外人发意,共左藏官司、主典盗库绢五疋,虽是外人造意,仍以监主为首,处徒二年;外人依常盗从,合杖一百。

43 诸共犯罪而本罪别者,虽相因为首从,其罪各依本律首从论。

  【疏】议曰:谓五服内亲,共他人殴、告所亲及侵盗财物,虽是共犯,而本罪各别。假有甲勾他外人乙共殴兄,甲为首,合徒二年半;乙为凡斗从,不下手,又减一等,合笞二十。又有卑幼勾人盗己家财物十疋,卑幼为首,合笞三十;他人为从,合徒一年,又减常盗一等,犹杖一百。此是“相因为首从,其罪各依本律首从论”。此例既多,不可具载,但是相因为首从,本罪别者,皆准此。

  若本条言“皆”者,罪无首从;不言“皆”者,依首从法。

  【疏】议曰:案贼盗律:“谋杀期亲尊长、外祖父母,皆斩。”如此之类,本条言“皆”者,罪无首从。不言“皆”者,依首从法科之。又,贼盗律云:“ 谋杀人者,徒三年。假有二人共谋杀人,未行事发,造意者为首,徒三年;从者徒二年半。”如此之类,不言“
皆”者,依首从法。

  即强盗及奸,略人为奴婢,犯阑入,若逃亡及私度、越度关栈垣篱者,亦无首从。

  【疏】议曰:强盗之人,各肆威力;奸者,身并自犯,不为首从。略人为奴婢者,理与强盗义同。阑入者,谓阑入宫殿及应禁之所,各自身犯,亦无首从。逃亡者,假使十人皆征,身各阙事。私度者,谓无过所,从关门私过。越度者,谓不由门为越。关谓检判之处,栈谓堑栅之所,垣谓宫殿及府廨垣墙,篱谓不筑墙垣、唯以●篱为固之类。从“强盗”以下,皆以正犯科之,故云“亦无首从”。

44 诸共犯罪而有逃亡,见获者称亡者为首,更无证徒,则决其从罪;

  【疏】议曰:假有甲乙二人,共诈欺取物,合徒一年,甲实为首,当被捉获,乙本为从,遂即逃亡,甲被鞫问,称乙为首,更无证徒,即须断甲为从,科杖一百。是名“决其从罪”。

  后获亡者,称前人为首,鞫问是实,还依首论,通计前罪,以充后数,

  【疏】议曰:后捉获乙,称甲为首,鞫问甲,称是实,还依首坐,科徒一年。甲是庶人,前已决杖一百,即须以杖、笞赎直,准减徒年:一年徒赎铜二十斤,一百杖赎铜一十斤,以十斤杖铜,减半年徒罪,余徒半年,依法配役。甲若单丁,前已决杖一百,今既处徒一年,合杖一百二十,即更决二十,〔七〕通计前杖,以充后数。

  问曰:有甲乙二人犯盗,准罪合流,甲元造意,乙是随从,然乙事发逃亡,甲遂称乙是首,官司断甲为从,处徒三年,已役讫,然始获乙,甲承是首,又甲是白丁,若为处分?

  答曰:“流罪准徒四年”,又云:“从徒入流,比徒一年为剩;累徒流应役者,不得过四年。 ”其人虽复诈冒官司,不合更科流罪,止合徒一年。若犯加役流,〔八〕自合三年配役,三年虽已役讫,仍须更配远流,即是“通计前罪”,配所为折居作。

  若前输赎物,后应还者,还之。

  【疏】议曰:假令甲有九品官,犯徒一年,诈为从罪,前断处杖一百,征铜十斤,今依首论,断作一年徒坐,以九品一官当徒坐尽,前征铜十斤者还之,是名“前输赎物,后应还者,还之”。

  其增减人罪,令有轻重者,亦从此律;

  【疏】议曰:此设判官之罪。增人罪者,有人犯徒一年,止有九品一官,官司增罪,科徒二年,官当一年,余徒收赎,后更审问,止合徒一年,前增一年赎物即合追还。减人罪者,若有一人身居两职,并是九品以上,犯徒二年,官司减为一年半,用一官当徒一年,余有半年,官当不尽,赎铜十斤,检知前失,还用两官当徒二年,前输半年赎物亦合还主。又有白丁犯徒三年,官司断徒一年,役讫事发,更须科徒二年,前一年役讫,后更配二年之类。

  若枉入人徒年者,即计庸,折除课役及赎直;每枉一年,折二年;虽不满年,役过五十日者,折一年。即当年无课役者,折来年。其有军役者,折役日。

  【疏】议曰:称“枉入人徒年”,未必皆是无罪,但不应徒役而徒役,即是枉入徒年。若是全年枉入,子注具有明文。如不满五十日役,即计枉役:二十日以下,各计日折丁庸;若枉三十五日,并折调;不满五十日者,更不合折。及赎直者,假有七品以上子,被枉徒一年,即以役身之庸,折其赎直。计庸折铜,不尽,更征余赎;或折铜已尽,仍有余庸,更亦不计。若有课役,依上法折除。其判官得罪,自从故失。或有中男十六以上应赎,犯杖一百,官司处徒一年,亦以役日计庸,折充赎直。尽与不尽,皆同上解。

  注:每枉一年,折二年。虽不满年,役过五十日者,〔九〕折一年。

  【疏】议曰:枉徒一年,通折二年课役。若枉三年,通折六年课役。虽不满年,役过五十日,亦除一年者,依令:“丁役五十日,当年课、役俱免。”故五十日役者,得折一年。其称折一年、二年者,皆以三百六十日为断。

  注:即当年无课役者,折来年。其有军役者,折役日。

  【疏】议曰:被枉徒之年,或遇恩复,或遭水旱而无课役者,听折来年。其有军役者,折上番之日,若枉一年,亦通折二年番役。

  问曰:律称折来年者,脱或来年旱涝及遇恩复无课役者,得折以后来年以否?

  答曰:律称“当年无课役,折来年”,律矜枉入徒役,听折来年课输。来岁既无课役,将来亦是来年。年与课役相须,本欲为其准折。若普蒙恩复及遭霜旱,依令课役并免,岂合即计为年?亦如已役、已输,听折来年课役。后年无者,更折有课役之年。此理既同,不可别生异议。

  其本应徒,已决杖、笞者,即以杖、笞赎直,准减徒年。

  【疏】议曰:假有本坐合徒一年,官司决杖一百,决讫事发,还合科徒。前已决杖一百,不可追改,准徒一年赎铜二十斤,即是十八日徒当铜一斤,准笞十。前决一百,总合减徒一百八十日,即当铜十斤,折徒半年。若一年徒罪已笞五十,即以五斤之铜,减徒役九十日;减外残徒,各依式配役。

校勘记

〔一〕  从共亡以下 “从”上原衍“及”字,据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删。

〔二〕  府史是主典 “史”原讹“吏”,据元刻本、文化本、宋刑统改。按:唐六典大理寺、旧唐书职官志载唐大理寺有 “府二十八人,史五十六人”。

〔三〕  假有判官处断乖失 “有”原讹“曰”,据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统改。

〔四〕  同职递为四等法首从减之 “法首从”疑当作“首从法”,下文有“同职递为四等首从法减之”。

〔五〕  须缘门下者 “须”原讹“类”,据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统改。

〔六〕  自余官以下 “自余”上原衍“故云”二字,据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删。

〔七〕  即更决二十 按:文化本、宋刑统作“即须更决二十”。

〔八〕  若犯加役流 “役”原讹“徒”,据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统改。

〔九〕  役过五十日者 “日者”原误作小字并列,据至正本、文化本、岱本、宋刑统改正。

不详   文章录入:旨卿    责任编辑:旨卿 更新时间:2008-2-8 23:37:35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推荐音乐
推荐视频
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 商标
中国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网络带宽由深圳音乐厅大音琴行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