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律疏议·附录

向古曲网古典书籍库投稿(古币奖励)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古曲网 > 古典书籍 > 史部 > 唐律疏议 > 正文
【字体: 】  

唐律疏议·附录


第 1 页:第 2 页:第 3 页:第 4 页:第 5 页:第 6 页:

唐律疏议 附录

 
1 进律疏表(长孙无忌)
2 律音义(孙奭)
3 唐律释文(王元亮重编)
4 唐律疏义序(柳赟)
4 唐律疏义序(励廷仪)
5 重刻故唐律疏议序(孙星衍)
5 重刻唐律疏议序(沈家本)
6 跋(顾广圻)
6 滂熹斋藏书记
6 跋(张元济)
6 四库全书总目唐律疏议提要
 

进律疏表 〔一〕

  长孙无忌

  臣无忌等言:臣闻三才既分,法星着于玄象;六位斯列,习坎彰于易经。故知出震乘时,开物成务,莫不作训以临函夏,垂教以牧黎元。昔周后登极,吕侯阐其茂范;虞帝纳麓,皋陶创其彝章。大夫之述三言,金篆腾其高轨;安众之陈九法,玉牒播其弘规。前哲比之以堤防,往贤譬之以衔勒。轻重失序,则系之以存亡;宽猛乖方,则阶之以得丧。泣辜慎罚,文命所以会昌;斫胫剖心,独夫于是荡覆。三族之刑设,祸起于望夷;五虐之制兴,师亡于涿鹿。齐景网峻,时英有“踊贵”之谈;周幽狱繁,诗人致菀柳之刺。所以当涂抚运,乐平除惨酷之刑;金行提象,镇南削烦苛之法。而体国经野,御辨登枢,莫不崇宽简以弘风,树仁惠以裁化。景胄以之硕茂,宝祚于是克崇;徽猷列于湘图,鸿名勒于青史。

  暨炎灵委御,人物道稍,雾翳三光,尘惊九服。秋卿司于邦典,高下在心;狱吏传于爰书,出没由己。内史溺灰然而被辱,丞相见牍背而行赇。戮逮弃灰,诛及偶语,长平痛积冤之气,司败切瘐死之魂。遂使五楼之群,争回地轴;十角之旅,竞入天田。国步于是艰难,刑政于焉弛紊。殷忧徯来苏之后,〔二〕多难伫拨乱之君。

  大唐握干符以应期,得天统而御历。诛阪泉之巨猾,剿丹浦之凶渠,扫旬始而静天纲,廓妖氛而清地纪。朱旗乃举东城,高灭楚之功;黄钺裁麾西土,建翦商之业。总六合而光宅,包四大以凝旒。异域于是来庭,殊方所以受职。航少海以朝绛阙,梯昆山以谒紫宸。椎髻之酋,加之以文冕;穷发之长,宠之以徽章:王会之所不书,涂山之所莫纪。歌九功以协金奏,运七政以齐玉衡,律增甲乙之科,以正浇俗;礼崇升降之制,以拯颓风。荡荡巍巍,信无得而称也!〔三〕

  伏惟皇帝陛下,体元纂业,则天临人,〔四〕覆载并于干坤,照临运于日月,坐青蒲而化光四表,负丹扆而德被九围。日旰忘餐,心存于哀矜;宵分不寐,志在于明威。一夫向偶而责躬,万方有犯而罪己。仍虑三辟攸斁,八刑尚密,平反之吏,从宽而失情;次骨之人,舞智而陷网。刑靡定法,律无正条,徽纆妄施,手足安措!乃制太尉、扬州都督、监修国史、上柱国、赵国公无忌,司空、上柱国、英国公绩,尚书左仆射兼太子少师、监修国史、上柱国、燕国公志宁,尚书右仆射、监修国史、上柱国、开国公遂良,银青光禄大夫、守中书令、监修国史、上骑都尉柳奭,银青光禄大夫、守刑部尚书、上轻车都尉唐临,太中大夫、守大理卿、轻车都尉段宝玄,太中大夫、守黄门侍郎、〔五〕护军、颍川县开国公韩瑗,太中大夫、守中书侍郎、监修国史、骁骑尉来济,朝议大夫、守中书侍郎辛茂将,朝议大夫、守尚书右丞、轻车都尉刘燕客,朝请大夫、使持节颍州诸军事、守颍州刺史、轻车都尉裴弘献,朝议大夫、守御史中丞、上柱国贾敏行,朝议郎、守刑部郎中、轻车都尉王怀恪,前雍州盩厔县令、云骑尉董雄,朝议郎、行大理丞、护军路立,承奉郎、守雍州始平县丞、骁骑尉石士逵,大理评事、云骑尉曹惠果,儒林郎、守律学博士、飞骑尉司马锐等,摭金匮之故事,采石室之逸书,捐彼凝脂,敦兹简要,网罗训诰,研覈丘坟,撰律疏三十卷,笔削已了。实三典之隐括,信百代之准绳。铭之景钟,将二仪而并久;布之象魏,与七曜而长悬。庶一面之祝,远超于殷简;十失之叹,永弭于汉图。谨诣朝堂,奉表以闻。臣无忌等诚惶诚恐,顿首顿首。永徽四年十一月十九日进〔六〕

校勘记

〔一〕 进律疏表 “疏表”原误倒,据文化本、岱本乙正。

〔二〕 殷忧徯来苏之后 “徯”原作“俟”,据文化本改。按:此典出书仲虺之诰:“攸徂之民,室家相庆,徯予后,后来其苏。”

〔三〕 信无得而称也 “得”原讹 “德”,据文化本改。按:论语泰伯:“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四〕 则天临人 “天”原讹“大 ”,据文化本改。

〔五〕 守黄门侍郎 “黄”原讹“ 皇”,据文化本改。

〔六〕 永徽四年十一月十九日进 按:原表文每句下附有释文,据顾跋亦是此山贳冶子所作,今并删除,附后:

  臣无忌等言:

  秦以前,君臣通称朕。尚书虞书,帝曰,来,禹,汝亦昌言。禹曰,帝,予何言,予思日孜孜。则是臣于君前尚称予也。秦制,天子称朕,臣下称臣。汉以后因之。唐仪制令,皇太子以下,率土之内,于皇帝皆称臣。唐本传,长孙无忌字辅机,性通悟,博涉书史。始,高祖兵渡河,进谒长春宫,授渭北道行军典签。乃太宗文德顺圣皇后长孙氏之兄也。因辅政,与李绩等一十九人撰成律疏,上表以进。

  臣闻三才既分,法星着于玄象;

  易说卦,立天之道曰阴与阳,立地之道曰柔与刚,立人之道曰仁与义,兼三才而两之。晋天文志,太微帝座,南蕃中二星(间)曰端门,东曰左执法,廷尉之象也;西曰右执法,御史大夫之象也。又,贯索九星,贱人之牢也。牢口一星为门,欲其开。九星皆明,天下狱烦。七星见,小赦。六星、五星见,大赦。动则斧锧用,中空则更无(按:当作元)。又,亢四星,天子内朝,总摄天下奏事,理狱录功也。又,参伐十星,主斩刈,又为天狱。此言自天、地、人既分之后,则刑法之星,上着于天文也。

  六位斯列,习坎彰于易经。

  易,八卦三画,每卦之上,各重八卦,为六十四卦,则每卦六画,初二三四五上为六位。易说卦,六位而成章。习坎卦体坎上、坎下为重习也。坎,阴也,陷也。上六系于徽纆,置于丛棘。重坎至于上六,阴之极,陷之深,故有 刑狱之象,如系之徽纆,而置于丛棘之中也。又,尔雅释言,坎,律铨也。郭璞注,坎卦主法,法、律皆所以铨量轻重也。

  故知出震乘时,开物成务,

  易说卦,帝出乎震。干卦,时乘六龙以御天。系辞曰,开物成务。王弼注,易通天下之志,成天下之务。

  莫不作训以临函夏,垂教以牧黎元。

  训,亦教也。函,方也。方夏,中国也。文选七命曰,函夏谧静。书序曰,足以垂世立教。牧,养也。左传曰,天生民而树之君,使司牧之。黎元,民也。黎,黑。犹秦言黔首也。汉文纪,元元之民。师古注,元元,善意也。光武纪,黎元所归。黎,庶也。元元,犹言喁喁,可矜之辞。

  昔周后登极,吕侯阐其茂范;

  周穆王享国百年,命吕侯为司寇,作书训夏赎刑,以诰四方,名吕刑。阐,开。茂,大。范,法也。

  虞帝纳麓,皋陶创其彝章。

  舜典,纳于大麓。孔安国注,麓,录也,尧使帝舜大录万机之政。大禹谟曰,皋陶,惟兹臣庶,罔或干于正,汝作士,明于五刑。创,始制也。彝,常。章,典也。

  大夫之述三言,金篆腾其高轨;

  左传,昭公十四年,晋邢侯与雍子争鄐田,久而无成。士景伯如楚,叔鱼摄理。韩宣子命断旧狱,罪在雍子,雍子纳其女于叔鱼,叔鱼罪邢侯,(邢侯)怒杀叔鱼与雍子于朝。宣子问其罪于叔向,叔向曰,三人同罪,施生戮死可也。雍子赂以买直,鲋也鬻狱,邢侯专杀,其罪一也。己恶而掠美为昏,贪以败官为墨,杀人不忌为贼,夏书曰, 昏、墨、贼杀,皋陶之刑也。从之。乃施邢侯,而尸雍子与叔鱼于市。仲尼曰,叔向,古之遗直也。治国制刑,不隐于亲,三数叔鱼之恶,不为末减,曰义也夫,可谓直矣。平丘之会,数其贿也,以宽卫国,晋不为暴;归鲁季孙,称其诈也,以宽鲁国,晋不为虐;邢侯之狱,言其贪也,以正刑书,晋不为颇。三言而除三恶,加三利,杀亲益荣,犹义也夫!金篆者,秦以前未有隶、楷,故字皆用篆,言篆字而以金铸之钟鼎,而纪其功也。轨,车辙已行之迹。腾,表异之也。言大夫议刑之三言,可以着之金篆,而表其已行之迹也。

  安众之陈九法,玉牒播其弘规。

  魏文侯师于里悝,集诸国刑典,造法经六篇:一、盗法;二、贼法;三、囚法;四、捕法;五、杂法;六、具法。又,汉相萧何,更加悝所造户、兴、厩三篇,谓九章之律,是为九法。玉牒者,文选广绝交论,书玉牒而刻钟鼎。又魏都赋,极栋宇之宏规。规者,所以为圆,法度之器也。言萧何安众之陈九法,可以书之玉牒,而播扬其宏大之规也。

  前哲比之以堤防,往贤譬之以衔勒。

  前汉刑法志,制礼以止刑,犹堤防溢水也。后汉虞诩曰,刑罚者,人之衔勒也。

  轻重失序,则系之以存亡;

  白氏六帖刑法门,议论轻重之序,慎测浅深之量。言用刑轻重失其序,则系民命之存亡。

  宽猛乖方,则阶之以得丧。

  左传,昭公二十年,郑子产有疾,谓子太叔曰,我死,子必为政。唯有德者能以宽服民,其次莫如猛。夫火烈,民望而畏之,故鲜死焉;水懦弱,民狎而玩之,则多死焉,故宽难。疾数月而卒。太叔为政,不忍猛而宽,郑国多 盗,取人于萑蒲之泽。太叔悔之曰,吾早从夫子,不及此。兴徒兵以攻雈蒲之盗,尽杀之,盗少止。仲尼曰,善哉!政宽则民慢,慢则纠之以猛;猛则民残,残则施之以宽。宽以济猛,猛以济宽,政是以和。及子产卒,仲尼闻之出涕曰,古之遗爱也。阶,所由之梯阶。言宽猛乖其方术,则由之而有得失也。

  泣辜慎罚,文命所以会昌;

  刘向说苑,禹出见辜人,问而泣之。史记,夏禹名文命。文选蜀都赋,天帝运期而会昌。

  斫胫剖心,独夫于是荡覆。

  书泰誓,今商王受斫朝涉之胫,剖贤人之心。冬月见朝涉水者,谓其胫耐寒,斩而视之。比干忠谏,纣曰,吾闻贤人之心有七孔,剖而观之。又曰,独夫受。孟子曰,残贼之人,谓之独夫。荡,覆也。言纣为周武王所灭也。

  三族之刑设,祸起于望夷;

  周罪人不孥,谓罪止其身,不及其家之人。秦始作夷三族法,谓父族、妻族、母族也。望夷,宫名,赵高令婿阎乐弑秦二世之地。谓秦因设三族之刑,而身弑国亡也。

  五虐之制兴,师亡于涿鹿。

  史记,轩辕乃习用干戈,以征不享,诸侯咸宾从,而蚩尤最为暴虐,莫能伐。应劭曰,轩辕黄帝时,蚩尤作乱,不用帝命,遂作五虐之刑,大刑用甲兵,其次用斧钺;中刑用刀锯,其次用钻笮;薄刑用鞭扑。轩辕乃征师诸侯,与蚩尤战于涿鹿之野。服虔曰,涿鹿,山名,在涿鹿郡。遂擒杀蚩尤,身首异处。

  齐景网峻,时英有“踊贵”之谈;

  时英指晏子而言。晏婴,字平仲,事齐景公。左氏传,景公欲更晏子之宅,晏子辞,景公曰,子居近市,识贵贱乎?于是景公繁于刑,有鬻踊者,故对曰,踊贵屦贱。既已告于君,故与叔向语而称之,景公为是省于刑。君子曰,仁人之言,其利博(按:当作溥)哉!晏子一言而齐侯省刑。踊,刖者之屦也。言受刑者多,故踊为之贵也。

  周幽狱繁,诗人致菀柳之刺。
  毛诗小雅菀柳,刺幽王也,暴虐无亲而刑罚不中也。

  所以当涂抚运,乐平除惨酷之刑;

  魏阙当涂高,乃汉末曹氏代汉谶语。当涂抚运,言魏应运而为君也。魏司徒王朗,字景兴,封乐平侯。时钟繇上疏,欲复肉刑,诏令公卿共议。朗议以为繇欲轻减大辟之条,以增益刖刑之数。夫五刑之属,着在律科,或(按:当作自)有减死一等之法,不死即为减,施行已久,不待远假斧凿于复(按:当作彼)肉刑,然复(按:当作后)有罪次也。前世仁者不忍肉刑之惨酷,是以废而不用。不用以来,历年数百。今复以之,恐所减之文未彰于万民之目,而肉刑之问已宣于寇雠之耳,非所以来远人也。议者百余人,与朗同者多。帝以吴、蜀未平,寝。

  金行提象,镇南削烦苛之法。

  晋以金德王天下,故曰金行提象,言取类于金也。杜预字元凯,为镇南大将军,与车骑将军贾充等定律令。既成,预为注解,乃奏之曰,法者,盖绳墨之断例,非穷理尽性之书也。故文约而例直,名省而禁简。例直易见,禁简难犯;易见则人知所避,难犯则几于刑措。古之刑书,铭之钟鼎,铸之金石,所以远塞异端,使无淫巧也。今所注皆网罗法意,格之以名分,使用之者执名例以审趣舍,伸绳墨之直,去析薪之理也。诏颁行于天下。

  而体国经野,御辨登枢,

  周礼,惟王建国,辨方正位,体国经野。体国者,营其国之宫城门涂,如身之有四体。经野者,治其野之丘甸沟洫,如机之有经纬。登枢者,北极为天枢,居其所而众星拱之,人君之象,故人君即位曰登极,亦曰登枢。

  莫不崇宽简以弘风,树仁惠以裁化。

  书大禹谟,临下以简,御众以宽。诗序,风,风也,上以风化,下树立也。易系辞,化而裁之。

  景胄以之硕茂,宝祚于是克崇;

  尚书,命汝典乐,教胄子。胄子,长子也,适子也。景,大也。硕,亦大也。易系辞,圣人之大宝曰位。祚,国祚也。崇,高也。言国家崇宽简,树仁惠,则本支繁茂,国祚延长也。

  徽猷列于缃图,鸿名勒于青史。

  徽,美也。猷,道也。文选赠刘琨诗,加其忠直,宣其徽猷。缃,桑初生之色,即浅黄色也。文选序,飞文染翰,则卷盈乎缃帙。言人君美道,具列于图书。鸿名,大名也。前汉司马相如封禅书,前圣之所以永保鸿名。青史者,古无纸,凡书辞者,杀竹汗为简书之。文选江淹书,并图青史。言人君之大名,必勒书于青史。

  暨炎灵委御,人物道销,

  暨者,及也。炎者,汉也。汉以火德王天下,故曰炎。灵者,汉灵帝也。委御者,文选魏都赋,刘宗委驭。汉至唐,历代已多,此借汉以喻隋末之乱,君失其驭,而一时人物之道销丧也。

  雾翳三光,尘惊九服。

  翳者,蔽也。三光者,纂要曰,日、月、星谓之三光。以喻人君之明。言群邪如雾,以蔽君之明也。周书,辨九服之国,方千里,乃其外曰侯服、甸服、男服、采服、卫服、蛮服、夷服、镇服、蕃服,是名九服。言烟尘遍惊于九 服之内也。

  秋卿司于邦典,高下在心;

  周礼六典,五曰刑典,以诰(按:当作诘)邦国。又秋官司寇,帅其属,以佐王,刑邦国。刘冯事始,舜以皋陶作士,乃理狱之官。周礼为士师。秦以李斯为廷尉。汉因之,景帝尝改为大理。梁为秋卿。唐为司刑。左传曰,高下在心。谓不遵法度,而用心不公也。

  狱吏传于爰书,出没由己。

  史记张汤传,汤父为长安丞,出,汤为儿守舍。还,为鼠盗肉,怒笞汤。汤掘窟得盗鼠及余肉,劾鼠掠治,传爰书,试鞫论报,取鼠与肉磔堂下。其父见之,视其文辞如老狱吏,大惊,遂使书狱。苏林曰,传,谓传囚也。爰,易也,以此书易其辞处。鞫,穷也。张晏曰,传,考证验也。爰书,自证不知此言,反受其罪,讯考三日,复问之,知与前辞同也。鞫,一吏为读状,论其报行也。此言狱吏传爰书,出入罪人,皆由己也。

  内史溺灰然而被辱,

  史记,御史大夫韩安国,字长孺,梁城安人也。其后安国坐法抵罪,县狱吏田甲辱安国,安国曰,死灰独不然乎?甲曰,然,即溺之。居无何,梁内史阙,汉遣使拜安国为梁内史,起徒中为二千石。甲亟走,安国曰,甲不就官,我灭而宗!甲因肉袒谢,安国笑曰,可溺矣,公等足为治乎。卒善遇之。

  丞相见牍背而行赇,

  史记,汉绛侯周勃免相就国,岁余,每河东守行县至绛,周勃自畏恐诛,常披甲,令家人持兵以见之。其后有人告勃欲反,文帝四年,下廷尉。廷尉下其事长安,逮捕勃治之。勃恐,不知置辞,吏稍侵辱之。勃以千金与狱 吏,狱吏乃书牍(背),视之曰,以公主为证。牍,木简也。公主者,孝文帝女也,勃太子胜尚之,故狱吏教引为证。勃之益封受赐,尽以与薄昭,及系急,昭为言薄太后,太后亦以无反事。文帝朝,太后以帽絮提文帝。帽絮,巾也。太后曰,绛侯绾皇帝玺,将兵于北军,不以此时反,今居一小县,顾反邪?文帝既见绛侯狱辞,乃谢曰,吏事方验而出之。于是使使持节赦绛侯,复爵邑。绛侯既出,曰,吾尝将百万,然安知狱吏之贵乎!赇者,以财相谢也。

  戮逮弃灰,诛及偶语,

  逮者,及也。史记卫鞅传,步过六尺者有罚,弃灰于道者被刑。又史记,秦始皇三十四年,丞相李斯上疏,乃请史官非秦记皆烧之,有敢偶语诗书者弃市。注云,禁民聚语,畏其谤也。

  长平痛积冤之气,

  史记,秦将白起与赵将赵括战于长平,秦军射杀括,括军败,卒四十万降。武安君计前秦已至上党,上党民不乐为秦而归赵,赵卒反覆,非尽杀之,恐为乱,乃挟诈而尽坑杀之。言无罪四十万人尽诛,所以痛积冤之气也。

  司败切瘐死之魂。

  司败者,狱官也。论语,陈司败问昭公知礼乎。汉宣帝诏,系者或以掠笞若饥寒,瘐死狱中,朕甚痛之,其令郡国岁上系囚以掠若瘐死者,所主坐,召御史课殿最以闻。囚徒饥寒病死,曰瘐死。

  遂使五楼之群,争回地轴;十角之旅,竞入天田。

  后汉诸贼:铜马,大枪,尤来,上江,青犊,(五)校,檀(乡),五幡,五楼,富平,获索,皆贼名号也。春秋括地象云,地有三千六百六轴。十角者,此皆形容隋将亡,唐未兴之时,天下大乱也。周礼:五百人为旅。前汉天文志,龙 左角为天田,龙祥也,晨见则祭之。然此天田特借用其字,谓兵乱于天子之境土也。

  国步于是艰难,刑政于焉弛紊。

  诗桑柔,国步蔑资。朱子云,步犹运也。刑政者,论语,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文选辨亡论,皇纲弛紊。

  殷忧徯来苏之后,多难伫拨乱之君。

  书仲虺之诰,攸徂之民,室家相庆,徯予后,后来其苏!注,汤所往之,民皆喜曰,待我君来,其可苏息。多难者,诗访落曰,未堪家多难。汉高祖纪,群臣曰,帝起微细,拨乱反正。伫者,候也。

  大唐握干符以应期,得天统而御历。

  文选东都赋,握干符,阐坤珍。又魏都赋,应期运而光赫。言大唐之君,执握天受命之符,以应期运也。前汉高祖赞曰,旗帜尚赤,□ 于火德,自然之应,得天统矣。御,治也。历,数也。

  诛阪泉之巨猾,剿丹浦之凶渠,

  史记,黄帝教熊罴□貅貙虎,以与炎帝战于阪泉之野,三战然后得其志。文选应劭诗,丹浦非乐战。刘良曰,唐虞时,丹浦国不服,帝征而克之。

  扫旬始而静天纲,廓妖氛而清地纪。

  文选东京赋,搀抢旬始,群凶靡余。旬始,祅星也。晋纪总论曰,天纲解纽。又,还旧园诗曰,大明荡祅氛。又,地理志,山河分两戒,有南纪、北纪。

  朱旗乃举东城,高灭楚之功;

  朱旗者,文选述高纪赞,神母告符,朱旗乃举。又,汉五年,围项羽垓下,夜闻汉军皆楚歌,知尽得楚地,羽与数 骑走,是以兵大败,灌婴追斩东城。言唐之勋德,亦高于此也。

  黄钺裁麾西土,建翦商之业。

  书牧誓,武王与纣战于牧野。甲子昧爽,王朝至于商郊,王佐仗黄钺,右秉白旄,以麾曰:逖矣!西土之人。诗公刘篇,实始翦商。翦,灭也。言唐之功业,亦若此。

  总六合而光宅,包四大以凝旒。

  六合者,四方上下也。书尧典,光宅天下。言尧有光明之德,覆天下如屋宅。四大者,老子云,道大、天大、地大、王大,域中有四大,王居其一焉。礼记玉藻曰,天子玉藻,十有二旒。

  异域于是来庭,殊方所以受职,

  文选李陵书,死为异域之鬼。诗常武篇,殊方来庭。又,文选东都赋,殊方别区。又,与陈元伯(按:元伯当作伯之)书曰,解辫请职。

  航少海以朝绛阙,梯昆山以谒紫宸,

  大舟曰航,杨雄夏州箴曰,航海三万,东牵其竿。山海经,无皋之南望幼海。郭璞云,幼即小也。文选与孙皓书,稽颡绛阙。山海经,昆仑山广万里,高一千里。荆州星占,北辰一名天关,一名北极。北极者,紫宫天主也。天子所居曰宸,故曰紫宸。

  椎髻之酋,加之以文冕;穷发之长,宠之以徽章:

  唐书儒学传,贞观中,高丽与百济、新罗、高昌、土蕃等诸国酋长,遣子弟请入国学,鼓箧而升讲筵者八十余人。文选石阙铭,椎髻之长,南越之俗也。又,绝交书,强越人以文冕。又,游赤石诗,况乃令穷发。(穷发),无毛之 地,在北海之北也。又,贵妃诔,崇徽章出寰甸。徽,旌旗也。章,旒也。言南而椎髻,北而穷发,皆来朝也。

  王会之所不书,涂山之所莫纪。

  唐初,东谢蛮入朝,冠乌熊皮,以金银络颈,身披毛帔,韦皮行縢而着履。颜师古因奏言,周武王时,远国归款,周史集其事为王会篇。乃命阎立本图之。禹会诸侯于涂山,执玉帛者万国。

  歌九功以□金奏,运七政以齐玉衡,

  书大禹谟,水火金木土谷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叙,九叙惟歌。周礼钟师,掌金奏。书舜典,在璇玑玉衡,以齐七政。以璇为玑,以象天体之运转;以玉为衡管,横而设之,以窥玑,以齐日月五星七政之运行,犹今之浑天仪也。

  律增甲乙之科,以正浇俗;礼崇升降之制,以拯颓风。

  前汉,宣帝曰,令甲:死者不可复生,刑者不可复息。息,生长也。甲令,第一;乙令,第二也。文选策秀才文曰,民俗浇弛,法令滋章。礼记乐记曰,升降上下,周还裼袭,礼之文也。拯,救也。颓,毁也。

  荡荡巍巍,信无得而称也!伏惟

  论语,荡荡乎,民无能名焉;巍巍乎,其有成功也。又曰:泰伯其可谓至德也已矣,三以天下让,民无得而称焉!

  皇帝陛下,

  唐仪制令,皇帝、天子,夷夏通称之。陛下,对□咫尺,上表通称之。应劭曰,王者有执兵陈于阶陛之侧,臣于至尊不敢指斥,故呼陛下以告之,因卑以达尊之意也。

  体元纂业,则天临人,

  杜预左氏传注,凡人君即位,欲其体元以居正。文选东京赋,况纂帝业而轻天位。纂,继也。论语,惟天为大,惟尧则之。言天之大,以临兆民也。

  覆载并于干坤,照临运于日月,

  易干卦,夫大人者,与天地合其德,与日月合其明。与天地合其德者,谓覆载也。与日月合其明者,谓照临也。

  坐青蒲而化光四表,负丹扆而德被九围。

  汉书,史丹伏青蒲奏事。青蒲,席也。尚书曰,光被四表。礼记明堂曰,天子负斧扆,南乡而立。斧扆,为斧屏风,于户牖之间。诗长发篇曰,帝命式于九围。(九围),九州也。

  日旰忘餐,心存于哀矜;宵分不寐,志在于明威。

  旰,晚也。蜀志,诸葛亮上疏曰,陛下劬劳帝业,旰食思政,废寝忧人。书吕刑曰,皇帝哀矜庶戮之无辜。言唐帝日晚忘食,哀矜无辜。唐李百药曰,太宗才及日昃,必命才学之士,赐以清问,一夜忘疲,中宵不寐。书汤诰曰,将天命明威,不敢赦。言唐帝中夜不寝,其志在于明天之威,慎用刑也。

  一夫向隅而责躬,万方有犯而罪己。

  汉书刑法志曰,满堂而饮酒,有一人向隅而悲泣,则一堂皆为之不乐。王者之于天下也,譬犹一堂之上也。书汤诰,万方有罪,在予一人。又,左传,庄公十一年曰,禹、汤罪己,其兴也勃焉。

  仍虑三辟攸斁,八刑尚密。

  左传,昭公六年,郑人铸刑书于鼎,以为常法,叔向始(
按:当作使)贻子产书曰:夏有乱政,作禹刑;商有乱政,而作汤刑;周有乱政,而作九刑。三辟之兴,皆叔世也。辟,刑也。尚书洪范曰,彝伦攸斁。斁,败也。八刑者,周礼大司徒,以刑纠万民,一曰不孝,二曰不义,三曰不姻,四曰不弟,五曰不任,六曰不恤,七曰造言,八曰乱民。

  平反之吏,从宽而失情;次骨之人,舞智而陷网。

  前汉,嶲不疑为京兆尹,每行县录囚徒,有所平反,母即喜。史记,杜周,南阳人,为御史。周然(按:当作少言)重迟,外宽,内深次骨。李奇曰,其用罪深刻至骨。又,张汤,杜人也。汤为人多诈,舞智以御人。言陷人于宪网。

  刑靡定法,律无正条,徽纆妄施,手足安措!

  靡,无也。易坎卦,系用徽纆,置于丛棘。释音,刘子玄云,三股曰徽,两股曰纆,皆索名,所以禁囚。今言妄施者,刑罚不中也。论语曰,刑罚不中,则民无所措手足。自“仍虑”以下至此,皆言唐兴之初,虑恐用刑无一定之律,吏无所遵守,以致刑罚不中,所以命群臣定律也。

  乃制太尉、扬州都督、监修国史、上柱国、赵国公无忌,司空、上柱国、英国公绩,

  李绩,字懋功,曹州离孤人。本姓徐,武德二年从李密归朝,唐高祖喜曰,绩,纯臣。诏受(按:当作授)黎州总管,封英国公,赐姓,附宗正属籍。

  尚书左仆射兼太子少师、监修国史、上柱国、燕国公志宁,

  于志宁,字仲谧,京兆高陵人。太宗曰,今太子幼,卿当辅以正道。太子承干数有过恶,志宁欲救止之,上谏苑 以讽。帝见大悦,赐金十斤、绢三百疋。凡格、式、律、令、礼典,皆与论撰,赏赐钜万。

  尚书右仆射、监修国史、上柱国、开国公遂良,
  褚遂良,字登善,通直散骑常侍褚亮之子。博涉文史,工隶楷。

  银青光禄大夫、守中书令、监修国史、上骑都尉柳奭,

  柳奭,字子邵,蒲州人。以父隋时使高丽卒焉,奭往迎丧,号踊尽丧(按:当作哀),为夷人所慕。

  银青光禄大夫、守刑部尚书、上轻车都尉唐临,

  唐临,字本德,京兆长安人。迁侍御史,俄持节披(按:当作按)狱交州,出冤系三千人,累迁大理卿。高宗常录囚,临轩对无不尽,帝喜曰,为国之要在用法,刻则民残,宽则失其有罪,惟是折中,以称朕意。永徽元年,拜御史大夫。萧龄之常任广州都督,受赇当死,诏群臣议,请论如法,诏戮于朝堂。临建言,群臣不知天子所以议之之意。在律八议,王族戮于隐,议亲也;刑不上大夫,议贵也。今龄之贪赃狼扈,死有余咎。陛下以异于他囚,故议之,有司又令入死,非帝舜所以用刑者,不可为后世法。帝然之。龄之,齐高帝五世孙,由是免死。

  太中大夫、守大理卿、轻车都尉段宝玄,太中大夫、守黄门侍郎、护军、颍川县开国公韩瑗,

  韩瑗,字伯玉,京兆三原人。父仲良,武德初,与定律令,建言:周律其属二(按:当作三)千,秦、汉后约为五百。依古则繁,请崇宽简,以示惟新。于是采开皇律宜于时者定之。终刑部尚书。瑗少负节行,博学晓吏事。

  太中大夫、守中书侍郎、监修国史、骁骑尉来济,
  来济,扬州江都人。笃志为文章,善议论,晓畅时务,后至公辅。

  朝议大夫、守中书侍郎辛茂将,朝议大夫、守尚书右丞、轻骑都尉刘燕客,朝请大夫、使持节颍州诸军事、守颍州刺史、轻车都尉裴弘献,朝议大夫、守御史中丞、上柱国贾敏行,朝议郎、守刑部郎中、轻车都尉王怀恪,前雍州盩厔县令、云骑尉董雄,朝议郎、行大理丞、护军路立,承奉郎、守雍州始平县丞、骁骑尉石士逵,大理评事、云骑尉曹惠果,儒林郎、守律学博士、飞骑尉司马锐等,

  以上十人无传。律学博士,魏书曰,卫揭(按:当作觊)奏,刑法国家所重,而私议所轻;狱者人命所悬,而选用者所卑。请置律学博士,相教授。遂施行。律学博士自此始也。

  摭金匮之故事,采石室之逸书,

  书金縢,纳册于金縢之匮中。环济要略,御史中丞有石室,以藏秘书。文选魏都赋,金匮石室,藏秘书之所,帝王图籍于此藏。史记,太史公抽金匮石室之书。书序曰,采摭群言,以立训传。

  捐彼凝脂,敦兹简要。

  捐,弃也。文选,秦法繁于秋荼,网密于凝脂。敦,笃也。兹,此也。简,略也。言国家捐弃其繁密之刑,而敦此简略之法也。

  网罗训诰,研覈丘坟,

  书序,垂世立教,典谟训诰誓命之文。研,究。覈,考也。又曰,研精覃思,博考经籍。伏牺、神农、黄帝之书谓之三坟,言大道也;少昊、颛顼、高辛、唐、虞之书谓之五典,言常道也;八卦之说谓之八索,求其义也;九州之志谓之九丘,言九州所有土地所生,风气所宜,皆聚此书也。春秋左氏传曰,楚左史倚相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即谓上世帝王遗书也。言此律疏亦网罗研覈上世帝王之遗书也。

  撰律疏三十卷,笔削已了。

  春秋传曰,孔子作春秋,笔则笔,削则削。笔,存之于牍。削,去而不书也。汉书曰,令有司请定法,削即削,笔即笔。服虔曰,言随君意。

  实三典之隐括,

  周礼,建三典以刑邦国,诘四方:一曰,刑新邦用轻典;二曰,刑平邦用中典;三曰,刑乱邦用重典。荀子法行篇曰,良医之门多病人,隐括之侧多枉木。隐括者,正曲木之器。言此律书信乃三典之隐括。

  信百代之准绳。

  准绳者,孟子曰,圣人既竭目力焉,继之以规矩准绳,以为方圆平直,不可胜用也。准,取其平;绳,取其直。言此律书信能百代之后,取其平直也。

  铭之景钟,将二仪而并久;

  文选杨修答临淄侯笺曰,铭功景钟。易系辞曰,易有太极,是生两仪。言此律书可以铭刻于国家重器之上,与天地同其久远矣

  布之象魏,与七曜而长悬。

  象魏者,周礼秋官,正月之吉,悬刑象之法于象魏,使人观之。象魏,雉门两观也。纂要云,日、月、五星,谓之七曜。易系辞,悬象着明,莫大于日月。言此律者,布之于宫门双阙,如日、月、五星长悬于天也。

  庶一面之祝,远超于殷简;

  庶者,庶几也。史记,殷汤出野,见张网四面,祝曰:天下四方,皆入吾网。汤曰:嘻,尽之矣。乃去其三面,祝 曰:欲左,左;欲右,右。不用命,乃入吾网。诸侯闻之曰:汤德至矣。超,过也。简,册也。言唐帝撰此律书,好生之德过于殷家之简册也。

  十失之叹,永弭于汉图。

  汉路温舒曰,秦有十失,其一尚存,治狱之吏是也。今治狱者,上下相继,以刻为明,深者获功名,平者多后患。弭,止也。言有此律,则永无汉人十失之叹也。

  谨诣朝堂,奉表以闻。臣无忌等诚惶诚恐,顿首顿首。永徽四年十一月十九日进。
  永徽,唐高宗年号也。

[1] [2] [3] [4] [5] [6]  下一页

不详   文章录入:旨卿    责任编辑:旨卿 更新时间:2008-2-8 23:37:14   发表评论
  • 上一篇文章: 没有了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推荐音乐
    推荐视频
    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 商标
    中国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网络带宽由深圳音乐厅大音琴行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