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上古三代文》卷三

向古曲网古典书籍库投稿(古币奖励)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古曲网 > 古典书籍 > 集部 > 全上古三代文 > 正文
【字体: 】  

《全上古三代文》卷三


【卷三】

  ◎ 鲁周公

  公名旦,文王子。食采於太王所居之周邑,因号周公。武王克商,封鲁侯,不就国。成王嗣位,以太傅冢宰摄行天子事。遇谮东征,三年迎归。薨,谥曰文公。元子鲁公,先就国,传三十四世。次子留相王室,世世号周公。余子受封有凡、蒋、邢、茅、胙、祭六国。(案《周书·成开》至《王会》十二篇,皆周公书,见存不录。)

    ◇ 周礼

  则以观德,德以处事,事以度功,功以食民。(《左传》文十八年)

    ◇ 誓命

  毁则为贼,掩贼为藏。窃贿为盗,盗器为奸。主藏之名,赖奸之用。为大凶德,有常无赦,在九刑不忘。(《左传》文十八年,注:「《誓命》以下,皆《九刑之书》。」《九刑之书》今亡)

    ◇ 卜居曲阜命龟

  作邑乎山之阳,贤则茂昌,不贤则速亡。(《说苑·至公》)

    ◇ 对武王问

  周武王问于王子旦曰:「敢问治有必成,而战有必胜乎?攻有必得,而守有必存乎?」王子旦对曰:「有。《政》曰:诸侯政平於内,而威於外矣。君子行修於身,而信於舆人矣。治民民治,而荣於名矣。故诸侯凡有治心者,必修之以道,而与之以敬,然后能以成也。凡有战心者必修之以政,而兴之以义,然後能以胜也。凡有攻心者,必结之以约,而谕之以信,然后能有得也。凡有守心者,必固之以和,而谕之以爱,然后能有存也。」周武王曰:「受命矣。」(贾谊《新书·修政语》下)

    ◇ 四内盟

  加富三等,就官一列。(《吕氏春秋·诚廉》:「武王使叔旦就胶鬲于次四内,而与之盟。」注:「四内,地名。」)

    ◇ 祷书

  王少未有识,奸神命者,乃旦也。(《史记·鲁周公世家》:「初,成王病,周公乃自揃其蚤,沈之河,以祝于神云云。亦藏其策於府。及周公奔楚,成王发府,见祷书,乃泣,反周公。」)

  王未有识,是旦执事。有罪殃,旦受其不祥。(《史记·蒙恬传》:「公旦自揃其爪,以沈于河云云。乃书而藏之记府。成王观于记府,得周公旦沈书。」案即《书·金滕》事。《书》谓代武王,《史》谓代成王,为异。)

  ◎ 鲁僖公

  公名申,周公十二世孙,闵公少弟。在位三十三年。谥曰僖公。亦曰公。

    ◇ 祷请山川辞

  方今大旱,野无生稼。寡人当死,百姓何依?不敢烦民请命。愿抚万民,以身塞无状。(《谷梁》成八年《疏》,又定元年《注》,又见《後汉·郎■传》注,小异)

  ◎ 鲁宣公

  公名倭,亦作委,又作亻妥,一名接,文公庶子。在位十八年。谥曰宣公。

    ◇ 以书授莒仆邑

  夫莒太子,不惮以吾故,杀其君而以其宝来,其爱我甚矣。为我予之邑,今日必授,无逆命矣。(《鲁语上》:「莒太子仆弑纪公,以其宝来奔。宣公使仆人以书命季文子。」)

  ◎ 鲁定公

  公名宋,襄公子,昭公弟。在位十五年。谥曰定公。

    ◇ 命孔子为司寇

  宋公之子弗甫,有孙鲁孔丘,命尔为司寇。(《韩诗外传》八)

  ◎ 鲁哀公

  公名蒋,亦作将,定公子。在位二十七年。谥曰哀公。

    ◇ 归齐国书元书箧上。

  天若不识不衷,何以使下国。(《左传》哀十一年)

    ◇ 孔子诔

  天不吊,不遗一老,俾屏余一人以在位,茕茕余在疚。呜呼哀哉!尼父,我自律。(《左传》哀公十六年,又见《史记·孔子世家》,作「母自」。)

  天不遗耆老,莫相予位焉。呜呼哀哉!尼父,(《礼记·檀弓》)

  ◎ 臧孙辰

  辰,鲁孝公之後,僖伯曾孙。僖伯字子臧,后因为氏。事庄、闵、僖、文四公为正卿。仲之言次。谥曰文,故称文仲。

    ◇ 在齐密遗鲁公书

  敛小器,投诸台。食猎犬,组羊裘。琴之合,甚思之。臧我羊,羊有母。食我以同鱼,冠缨不足带有余。(《列女传》三:「臧孙母者,鲁大夫臧文仲之母也。文仲之齐,齐拘之欲袭鲁。文仲使人遗鲁公书,恐得其书,乃谬其辞云云。召母,语之。」)

    ◇ 臧昭伯

  昭伯,臧孙辰曾孙,武仲纥之兄子,从昭公孙于齐。

    ◇ 盟从者载书

  戮力壹心,好恶同之。信罪之有无,缱绻从公,无通外内。(《左传》昭二十五年)

  ◎ 季孙行父

  行父,鲁桓公之后,季友子。事宣、成、襄三公,为正卿。谥曰文子。

    ◇ 戒子

  吾欲室之狭于两社之间也,使吾后世有不能事上者,使其替之益速。(《说苑·至公》)

  ◎ 季孙宿

  宿,行父子,襄公司徒,谥曰武子。

    ◇ 玺书告取卞

  闻守卞者将叛,臣帅徒以讨之。既得之矣,敢告。(《左传》襄二十九年,季武子取卞,使公冶问,玺书追而与之。)

  卞人将畔,臣讨之,既得之矣。(《鲁语》下)

    ◇ 以书告叔孙豹殡

  子固欲毁中军,既毁之矣,故告。(《左传》昭五年)

    ◇ 盟臧氏

  无或如臧孙纥,干国之纪,犯门斩关。(《左传》昭二十三年)

  ◎ 季孙斯

  斯,平子意如子,武子之孙。谥曰桓子。

    ◇ 被拘以爪锓馈器版

  某月某日,将杀我于蒲。力能救我则於是。(《公羊传》定八年:阳虎专季氏,拘季孙。孟氏与叔孙氏迭而食之,饿而以爪锓馈器之版。)

  ◎ 里革

  甘亦作克,鲁太史。

    ◇ 更鲁公书逐莒仆

  夫莒太子,杀其君而窃其宝来,不识穷固,又求自迩。为我流于夷,今日必通,无逆命矣。(《鲁语》上:宣公使仆人以书命季文子:「为我予之邑。」里革遇之而更其书)

  ◎ 孔子

  子讳丘,字仲尼。其先宋人,殷之后,避难奔鲁,为鲁人。初仕季氏,为委吏乘田,定公以为中都宰、司空、司寇。去职,遍游诸国,不遇。哀公十六年卒,年七十三,或云年七十二。司马迁尊为至圣,今称「至圣先师。」赞《易》,删《书》、《诗》,正礼乐,作《春秋》《孝经》。弟子纪录绪言为《论语》,皆在学官,唯《乐经》不传。

    ◇ 为鲁哀公下救火令

  不救火者,比降北之罪。逐兽者,比入禁之罪。(《韩非子·内储说》上:「鲁人烧积泽,天北风,火南倚,恐烧国,哀公惧。於是仲尼乃下令。」)

    ◇ 观吴季札之子葬题字

  於!有吴延陵君,子之葬。(碑拓本,又见《淳化帖》《绛贴》,字数次第不同。季子聘上国,丧子于嬴博之间,见《檀弓》。此盖孔子使子贡观葬后题字。读此当以「於」句,「有吴延陵君」句,「子之葬」句。唐宋人不识篆文,释葬为墓,非也。)

  ◎ 燕召公

  公名,周之支族。食邑于召,因称召公。武王克商,封北燕伯,未就封,故《诗》称召伯。成王即位,以太保主陕以西,周公主陕以东,故《诗》有《周南》《召南》。薨,谥曰康公。子孙世为卿士,仍称召公,亦称召伯。宣王时,召穆公虎有功。其就国于燕者,传四十三世。

    ◇ 命齐太公

  五侯九伯,女实征之,以夹辅周室。(《左传》僖四年)

    ◇ 共头盟

  世为长侯,守殷常祀。相奉桑林,宜私孟诸。(《吕氏春秋·诚廉》:「武王又使保召公就微子开于共头之下,而与之盟。」)

  ◎ 燕惠王

  王失其名,昭王子,召公之四十世孙。在位七年,为其相成安君公孙操所弑。谥曰惠王。

    ◇ 以书让乐毅且谢之

  先王举国而委将军,将军为燕破齐,报先王之雠,天下莫不振动,寡人岂敢一日而忘将军之功哉!会先王弃群臣,寡人新即位,左右误寡人。寡人之使骑劫代将军者,为将军久暴露於外,故召将军,且休计事。将军过听,以与寡人有郄,遂捐燕而归赵。将军自为计则可矣,而亦何以报先王之所以遇将军之意乎?(《战国策》三十,《史记·乐毅传》)

  ◎ 燕王喜

  喜,惠王曾孙,孝王子。在位三十三年,为秦所虏。

    ◇ 以书谢乐间

  寡人不佞,不能奉顺君意,故君捐国而去,则寡人之不肖明矣。敢端其愿,而君不肯听,故使使者陈愚意,君试论之。语曰:「仁不轻绝,智不轻怨。」君之於先王也,世之所明知也。寡人望有非则君掩盖之,不虞君之明罪之也;望有过则君教诲之,不虞君之明罪之也。且寡人之罪,国人莫不知,天下莫不闻。君微出明怨以弃寡人,寡人必有罪矣。虽然,恐君之未尽厚也。谚曰:「厚者不毁人以自益也,仁者不危人以安名。」以故掩人之邪者,厚人之行也;救人之过者,仁者之道也。世有掩寡人之邪?救寡人之过,非君心所望之?今君厚受位於先王以成尊,轻弃寡人以快心,则掩邪救过,难得於君矣。且世有薄於故厚施,行有失而故惠用。今使寡人任不肖之罪,而君有失厚之累,於为君择之也,无所取之。国之有封疆,犹家之有垣墙,所以合好掩恶也。室不能相和,出语邻家,未为通计也。怨恶未见,而明弃之,未尽厚也。寡人虽不肖乎,未如殷纣之乱也,君虽不得意乎,未如商容、箕子之累也。然则不内盖寡人而明怨於外,恐其适足以伤於高而薄於行也,非然也。苟可以明君之义,成君之高,虽任恶名,不难受也。本欲以为明寡人之薄,而君不得厚,扬寡人之辱,而君不得荣,此一举而两失之也。义者不亏人以自益,况伤人以自损乎!愿君无以寡人不肖,累往事之美。昔者柳下惠吏於鲁,三黜而不去。或谓之曰:「可以去。」柳下惠曰:「苟与人之异,恶往而不黜乎!犹且黜乎,宁于故国尔。」柳下惠不以三黜自累,故前业不忘;不以去为心,故远近无议。今寡人之罪,国人未知,而议寡人者遍天下。《语》曰:「论不修心,议不累物,仁不轻绝,智不简功。」弃大功者,辍也;轻绝厚利者,怨也。辍而弃之,怨而累之,宜在远者,不望之乎君也。今以寡人无罪,君岂怨之乎?愿君捐怨,追维先王,复以教寡人!意君曰,余且慝心以成而过,不顾先王以明而恶,使寡人进不得修功,退不得改过,君之所揣也,唯君图之!此寡人之愚意也。敬以书谒之。(《战国策》三十一,又见《新序·杂事篇》作「遗乐教书」,文亦小异。)

    ◇ 遗乐间书

  纣之时,箕子不用,犯谏不怠,以冀其听;商容不达,身辱焉,以冀其变。及民志不入,狱囚自出,然後二子退隐。故纣负桀暴之累,二子不失忠圣之名。何者?其忧患之尽矣。今寡人虽愚,不若纣之暴也;燕民虽乱,不若殷民之甚也。室有语,不相尽,以告邻里。二者,寡人不为君取也。(《史记·乐毅传》)

  ◎ 燕太子丹

  丹,惠王之少孙,王喜之太子。质於秦,亡归。坐遣荆轲事为秦所攻,走保辽东。斩首献秦,秦卒灭燕。

    ◇ 与傅麴武书

  丹不肖,生於僻陋之国,长於不毛之地,未尝得睹君子雅训、达人之道也。然鄙意欲有所陈,幸傅垂览之。丹闻丈夫所耻,耻受辱以生於世也,贞女所羞,羞见劫以亏其节也。故有刎喉不顾,据鼎不避者,斯岂乐死而忘生哉!其心有所守也。今秦王反戾天常,虎狼其性行,遇丹无礼,为诸侯最。丹每念之,痛入骨髓。计燕国之众,不能敌之,旷年相守,力固不足。欲收天下之勇士,集四海之英雄,破国空藏,以奉养之,重币甘辞,以市于秦。秦贪我赂,而信我辞,则一剑之任,可当百万之师,须臾之间,可解丹万世之耻。若其不然,令丹生无面目於天下,死怀恨於九泉,必令诸侯无以为叹。易水之北,未知谁有,此盖亦子大夫之耻也。谨遣书,愿熟思之。(《燕丹子》)

  ◎ 乐毅

  毅,灵寿人。初仕赵,去仕魏,为魏使于燕,燕昭王以为亚卿,拜上将军,兼佩赵相国印。以破齐功封昌国君。惠王即位,以骑劫代将,去之赵,赵封望诸君。往来复通燕,燕赵以为客卿。

    ◇ 令军中

  环画邑三十里无入。(《史记·田单传》:「燕之初入齐,闻画邑人王贤,令军中。」)

    ◇ 献书报燕王

  臣不佞,不能奉承先王之教,以顺左右之心,恐抵斧质之罪,以伤先王之明,而又害於足下之义,故遁逃奔赵。自负以不肖之罪,故不敢为辞说。今王使使者数之罪,臣恐侍御者之不察先王之所以畜幸臣之理,而又不白於臣之所以事先王之心,故敢以书对。臣闻贤圣之君,不以禄私其亲,功多者授之;不以官随其爱,能当之者处之。故察能而授官者,成功之君也;论行而结交者,立名之士也。臣以所学者观之,先王之举错,有高世之心,故假节於魏王,而以身得察於燕。先王过举,擢之乎宾客之中,而立之乎群臣之上,不谋於父兄,而使臣为亚卿。臣自以为奉令承教,可以幸无罪矣。故受命而不辞。先王命之曰:「我有积怨深怒於齐,不量轻弱,而欲以齐为事。」臣对曰:「夫齐,霸国之余教也,而骤胜之遗事也,闲於兵甲,习於战攻。王若欲攻之,则必举天下而图之。举天下而图之,莫径於结赵矣。且又淮北、宋地,楚、魏之所同愿也。赵若许约,楚、魏、宋尽力,四国攻之,齐可大破也。」先王曰「善」。臣乃口受令,具符节,南使臣於赵。顾反命,起兵随而攻齐。以天之道,先王之灵,河北之地,随先王举而有之於济上,济上之军奉令击齐,大胜之。轻卒锐兵,长驱至国。齐王逃遁走莒,仅以身免。珠玉财宝,车甲珍器,尽收入燕。大吕陈於元英,故鼎反於历室,齐器设於宁台,蓟丘之植,植於汶皇。自五伯以来,功未有及先王者也。先王以为惬其志,以臣为不顿命,故裂地而封之,使之得比乎小国诸侯。臣不佞,自以为奉令承教,可以幸无罪矣。故受命而弗辞。臣闻贤明之君,功立而不废,故著於春秋;蚤知之士,名成而不毁,故称於后世。若先王之报怨雪耻,夷万乘之强国,收八百岁之蓄积,及至弃群臣之日,余令诏后嗣之遗义,执政任事之臣,所以能遁法令,顺庶孽者,施及萌隶,皆可以教於后世。臣闻善作者不必善成,善始者不必善终。昔者五子胥说听乎阖闾,故吴王远迹至於郢。夫差弗是也,赐之鸱夷而浮之江。故吴王夫差不悟先论之可以立功,故沈子胥而不悔。子胥不蚤见主之不同量,故入江而不改。夫免身全功,以明先王之迹者,臣之上计也。离毁辱之非,堕先王之名者,臣之所大恐也。临不测之罪,以幸为利者,义之所不敢出也。臣闻古之君子,交绝不出恶声;忠臣之去也,不洁其名。臣虽不佞,数奉教於君子矣。恐侍御者之亲左右之说,而不察疏远之行也。故敢以书报,唯君之留意焉。(《战国策》三十,又见《史记》,又见《新序·杂事》,小异。)

  ◎ 麴武

  武姓麴,一作鞫,一作鞠,燕末为太子丹太傅。

    ◇ 报燕太子书

  臣闻快於意者亏於行,甘於心者伤於性。今太子欲灭ぉぉ之耻,除久久之恨,此实臣所当糜躯碎首而不避也。私以为智者不冀侥幸以要功,明者不苟从志以顺心,事必成然后举,身必安而后行,故废无失举之尤,动无蹉跌之愧也。太子贵匹夫之勇,信一剑之任,而欲望功,臣以为疏。臣愿合从於楚,并势於赵,连衡於韩魏,然后图秦,秦可破也。且韩、魏与秦外亲内疏,若有倡兵,楚乃来应,韩、魏必从,其势可见。令臣计从,太子之耻除,愚鄙之累解矣。太子虑之。(《燕丹子》)

  ◎ 卫武公

  公名和,侯子,康叔之九世孙。宣王时,杀兄共伯余而代立。及犬戎之乱,举兵入立平王。东迁于雒,平王命为公。在位五十五年,谥曰睿圣武公。

    ◇ 耄箴

  自卿以下,至於师长士,苟在朝者,无谓我老耄而舍我,必恭恪於朝,朝夕以交戒我。闻一二之言,必诵志而纳之,以训导我。(《楚语》上:「昔卫武公年数九十有五矣,犹箴儆于国。」)

  ◎ 卫庄公

  公名蒯聩,灵公太子。以谋杀南子事露出奔宋,寻之晋,依赵鞅。以子出公辄之十二年入立。在位三年,为晋所伐,出奔。晋师退,复入。寻为其下石圃所攻,走戎州己氏,见杀。谥曰庄公。

    ◇ 战祷

  曾孙蒯聩敢昭告皇祖文王,烈祖康叔,文祖襄公:郑胜乱从,晋午在难,不能治乱,使鞅讨之。蒯聩不敢自佚,备持矛焉,敢告无绝筋,无折骨,无面伤,以集大事,无作三祖羞。大命不敢请,佩玉不敢爱。(《左传》哀二年)

  曾孙蒯聩,以谆赵鞅之故,敢昭告于皇祖文王,烈祖康叔,文祖襄公,昭考灵公:夷请无筋,无骨,无面伤,无败用,无陨惧,死不敢请。(《晋语》九)

  ◎ 礼至

  至,卫大夫。

    ◇ 以灭邢功为铭

  余掖杀国子,莫余敢止。(《左传》僖二十五年:「卫侯烧毁灭邢。同姓也,故名。礼至为铭。」案卫侯,卫文公也。邢,周公后。齐桓公存三亡国,邢、卫居其二。礼至昆弟为卫伪往仕邢,杀邢守国子而灭邢,文公之狡诈如是。后三年,晋修不礼之怨,卫几亡,其死后余殃又如是。儒者言文公有道,然乎哉!)

  ◎ 宁俞

  俞,庄子速之子!济成公於晋难。谥曰武子。

    ◇ 宛濮盟

  天祸卫国,君臣不协,以及此忧也。今天诱其衷,使皆降心以相从也。不有居者,谁守社稷!不有行者,谁牧圉!不协之故,用昭乞盟于尔大神以诱天衷。自今日以往,既盟之後,行者无保其力,居者无惧其罪。有渝此盟,以相及也。明神先君,是纠是殛。(《左传》僖二十八年,晋人复卫侯。宁武子与卫人盟于宛濮。)

  ◎ 孔悝

  悝,庄叔之後,文子圉之子。事出公辄为卿,后逐辄,立庄公,寻为庄公所逐,奔宋。

    ◇ 鼎铭

  六月丁亥,公假于太庙。公曰:「叔舅,乃祖庄叔,左右成公,成公乃命庄叔随难于汉阳,即宫于宗周,奔走无射。启右献公,献公乃命成叔缵乃祖服。乃考文叔,兴旧耆欲,作率庆士,躬恤卫国,其勤公家,夙夜不懈,民咸曰休哉。公曰叔舅,予女铭。若缵乃考服。」悝拜稽首曰:「对扬以辟之。勤大命,施于彝鼎。(《礼记·祭统》:「此卫孔悝之鼎铭也。」注:「庄公蒯聩德孔悝立已己,故因至庙祭赐铭,以褒显其先世也。」案铭文「悝拜稽首曰对扬以辟之,勤大命,」必恐误释。以钟鼎词例校之,当是「悝拜稽首,敢对扬乃辟之勤大命。」郑承旧误,未及是正耳。)

  ◎ 鄢

  ,卫大夫,谥曰武子。

    ◇ 为蒯聩告即位于周

  蒯聩得罪于君父君母,逋窜于晋,晋以王室之故,不弃兄弟,诸河上。天诱其衷,获嗣守封焉,使下臣,敢告执事。《左传》哀十六年)

  ◎ 宋石

  石,卫将。

    ◇ 遗荆将卫君书

  两军相当,两旗相望,唯毋一战,战必不两存,此乃两主之事也。与子无有私怨,善者相避也。(《韩非子·内储说下》)

不详   文章录入:旨卿    责任编辑:旨卿 更新时间:2008-2-9 0:53:57   发表评论

相关文章

推荐音乐
推荐视频
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 商标
中国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网络带宽由深圳音乐厅大音琴行赞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