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晋文》卷四

向古曲网古典书籍库投稿(古币奖励)您现在的位置: 中国古曲网 > 古典书籍 > 集部 > 全晋文 > 正文
【字体: 】  

《全晋文》卷四


【卷四】

  ◎ 武帝(二)

    ◇ 优给安平王孚丧事诏(泰始八年二月壬辰)

  王勋德超世,尊宠无二,期颐在位,朕之所倚。庶永百龄,谘仰训导,奄忽殂陨,哀慕感切。其以东园温明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绯练百匹,绢布各五百匹、钱百万,谷千斛以供丧事。诸所施行,皆依汉东平献王苍故事。(《晋书·安平王孚传》)

    ◇ 以山涛为吏部尚书诏(八年)

  议郎山涛,至性简静,凌虚笃素,立身行已,足以励俗,其以涛为吏部尚书。(《北堂书钞》六十引《晋起居注》。)

    ◇ 答山涛诏

  君虽乃心在於色养,然职有上下,旦夕不废医药,且当割情,以隆在公。(《晋书·山涛传》。涛迁尚书,以母老辞职,诏云云。)

    ◇ 下太学诏(八年)

  已试经者留之,其馀遣还郡国,大臣子弟堪受教者,令入学。(《宋书·礼志》一,《通典》五十三。)

    ◇ 以羊祜为车骑将军开府诏(八年)

  使持节都督荆州诸军事卫将军羊祜,历位文武,有佐命之勋,其以祜为车骑将军,开府如三司之仪。(《书钞》五十二引王隐《晋书》)

    ◇ 诏责郑徽(八年)

  谠言謇谔,直意尽辞,所望於左右也。人主常以阿媚为患,岂以争臣为损乎!陶所执不愆此义,而徽越职奏之,岂朕意乎!(《群书治要》二十九引孙盛《阳秋》。泰始八年,帝问右将军皇甫陶论事,陶固执所论,与帝争言,散骑常侍郑徽表求治罪,诏云云。乃免徽官。)

    ◇ 答何曾固让领司徒诏(泰始九年五月)

  司徒旧丞相之职,自古及今,总论人物,治化之本,以君弘道,故选於众。而复盘桓,非所闻也。(《御览》二百八引《晋书》)

    ◇ 以下邳王晃为安西将军诏(九年)

  益州险远,素号难治,宜以重将亲贤抚之。南中郎将下邳王晃,清亮中正,体行明洁,才周政理,有文武策识。其以晃为使持节都督宁益二州诸军事、安西将军、领益州刺史。(《晋书·下邳王晃传》。又见《书钞》七十二引《晋起居注》,作泰始元年诏。)

    ◇ 许郑冲致仕诏(九年)

  太傅韫德深粹,履行高洁,恬远清虚,确然绝世。艾服王事,六十馀载,忠肃在公,虑不及私。遂应众举,历登三事。仍荷保傅之重,绸缪论道之任,光辅翼世,亮兹天工,迪宣谋猷,弘济大烈,可谓朝之俊老,众所具瞻者也。朕昧於政道,庶事未康,挹仰耆训,导扬厥蒙,庶赖显德,缉熙有成。而公屡以年高疾笃,致仕告退。惟从公志,则朕孰与谘谋?譬彼涉川,罔知攸济。是用未许,迄于累载。而高让弥笃,至意难违,览其盛指,俾朕怃然。夫功成弗有,上德所隆,成人之美,君子与焉。岂必遂朕凭赖之心,以枉大雅进止之度哉!今听其所执,以寿光公就第,位同保傅,在三司之右。公宜颐精养神,保卫太和,以究遐福。其赐几杖,不朝。古之哲王,钦祗国老,宪行乞言,以弥缝其阙。若朝有大政,皆就谘之。(《晋书列传》)

    ◇ 以邓艾孙为郎中诏(九年)

  艾有功勋,受罪不逃刑,而子孙为萌隶,朕常愍之其以嫡孙朗为郎中。(《魏志·邓艾传》)

    ◇ 妾媵不得为嫡正诏(泰始十年闰正月丁亥)

  嫡庶之别,所以辨上下,明贵贱。而近世以来,多皆内宠,登妃后之职,乱尊卑之序。自今以後,皆不得登用妾媵以为嫡正。(《晋书·武帝纪》)

    ◇ 夺情起山涛为吏部尚书诏(十年)

  吾所共致化者,官人之职是也。方今风俗陵迟,人心进动,宜崇明好恶,镇以退让。山太常虽尚居谅暗,情在难夺,古人亦墨从戎。(此句从《北堂书钞》、《艺文类聚》补。)方今务殷,何得遂其志邪?其以涛为吏部尚书。(《晋书·山涛传》,又见《北堂书钞》六十《艺文类聚》四十八引王隐《晋书》。)

    ◇ 又诏山涛

  方今多事,嘉谋良图,委以老成也。(《初学记》十一引《晋书》。山涛转尚书,表辞才下年老,诏云云。)

    ◇ 赐谥荀ダ诏(四月)

  侍中、太尉、行太子太傅、临淮公ダ,清纯体道,忠允立朝,历司外内,茂绩既崇,训傅东宫,徽猷弘著,可谓行归于周,有始有卒者矣。不幸薨殂,朕甚痛之。其赐温明秘器、朝服一具、衣一袭。谥曰康。(《晋书·荀ダ传》)

    ◇ 赐荀ダ家钱诏

  太尉不恤私门,居无馆宇,素丝之志,没而弥显。其赐家钱二百万,使立宅舍。(《晋书·荀ダ传》)

    ◇ 拜三夫人九嫔礼仪诏

  拜受可依魏氏故事。(《晋书·礼志》下)

    ◇ 赐谥后母诏(七月)

  皇后逮事先后,常冀能终始永奉宗庙。一旦殂陨,痛悼伤怀。每自以夙丧二亲,於家门之情特隆。又有心欲改葬父祖,以顷者务崇俭约,初不有言,近垂困,说此意,情益愍之。其使领前军将军骏等自克改葬之宜,至时,主者供给葬事,赐谥母赵氏为县君,以继母段氏为乡君。传不云乎:「慎终追远,民德归厚。」且使亡者有知,尚或嘉之。(《晋书·武元杨皇后传》)

    ◇ 追赠太原王瑰诏(十年)

  瑰乃心忠笃,智器雅亮。历位文武,有干事之绩。出临封土,夷夏怀附,镇守许都,思谋可纪。不幸早薨,朕甚悼之。今安厝在近,其追赠前将军。(《晋书·安平王孚附传》)

    ◇ 以文立为散骑常侍诏(十年)

  太子中庶子文立忠贞清实,有思理器干。前在济阴,政事修明。後事东宫,尽辅导之节。昔光武平陇蜀,皆收其贤才以叙之,盖所以拔幽滞而济殊方也。其以立为散骑常侍。(《晋书·儒林·文立传》。又见《华阳国志》十一,作「皆收其才秀,所以援济殊方,伸叙幽滞也」。)

    ◇ 止文立辞散骑常侍诏

  常伯之职,简才而授,何谦虚也。(《华阳国志》十一)

    ◇ 以程咸为散骑常侍通直诏(十年)

  黄门郎程咸,博闻洽通,文藻清敏,历职左右,劬劳内侍,乃心在公,夙夜不懈,其以咸为散骑常侍左通直郎。(《北堂书钞》五十八引王隐《晋书》,又引臧荣绪《晋书》。)

    ◇ 诏答山涛

  君为管人伦之职,此辈应为清议与不,便当裁处之。(《通典》二十三引《山涛启事》曰:「臣欲以郄生为温令。」诏可。寻又启曰:「访闻诜丧母不时葬,遂於所居屋後假葬,有异同之议,请更选之。」诏云云。)

    ◇ 赐刘е葬钱诏(已下并泰始中,年月未详,俟考。)

  故侍中刘е,以清识明鉴,有声前代。昔宣皇帝接以师友之恩,е墓为盗贼所发,甚用恻然。其子阜,素甚清贫,今当殡葬,其给需车铭旌,赐钱,给作藏人功,至时遣使者祭之。(《御览》五百五十六)

    ◇ 赐傅嘏夫人鲍葬钱诏

  故太常傅嘏者,昔以令德贤才为先帝所接。登龙之际,有翼赞尽忠之勋。早代殒殁,不终功业。每念其遗绩,常存於心。今嘏夫人鲍当葬,赐钱十万,给作葬藏人功。嘏墓开,祭以少牢。(《御览》五百五十六)

    ◇ 以李胤领司隶校尉诏

  胤忠允高亮,有匪躬之节。使领司隶校尉。(《晋书·李胤传》)

    ◇ 恤侯史光家诏节

  光厉志守约,有清忠之节,家极贫俭,其赐钱五十万。(《晋书·侯史光传》)

    ◇ 以华表为太常卿诏

  表清贤履道,内圆外顺,历位忠恪,言行不玷,其以表为太常卿。(《御览》二百二十八引藏荣绪《晋书》)

    ◇ 以刘毅为国子祭酒诏

  刘毅博学多闻,其以毅为散骑常侍、国子祭酒。(《书钞》六十七引臧荣绪《晋书》)

    ◇ 诏免庾纯官

  先王崇尊卑之礼,明贵贱之序,著温克之德,记沈酗之祸,所以光宣道化,示人轨仪也。昔广汉陵慢宰相,获犯上之刑;灌夫托醉肆忿,致诛毙之罪。纯以凡才,备位卿尹,不惟谦敬之节,不忌覆车之戒,陵上无礼,悖言自口,宜加显黜,以肃朝伦。(《晋书·庾纯传》)

    ◇ 原庾纯诏

  「自中世以来,多为贵重顺意,贱者生情,故令释之、定国得扬名於前世。今议责庾纯,不惟温克,醉酒沈湎,此责人以齐圣也。疑贾公亦醉,若其不醉,终不於百客之中责以不去官供养也。大晋依圣人典礼,制臣子出处之宜,若有八十皆当归养,亦不独纯也。古人云:『由醉之言,俾出童。』明不责醉,恐失度也。所以免纯者,当为将来之醉戒耳。齐王、刘掾议当矣。」复以纯为国子祭酒,加散骑常侍。(《晋书·庾纯传》)

    ◇ 以王济为中书侍郎诏

  驸马都尉王济,忠笃好学问,有文章器干,其以济为中书侍郎。(《北堂书钞》五十七引《晋起居注》,凡二条。案:本传云:「年二十拜中书郎。」又云:「先浑死,年四十六。」则此诏当在泰始中。)

    ◇ 许华表致仕诏

  表清贞履素,有老成之美,久干王事,静恭匪懈。而以疾固辞,章表恳至。今听如所上,以为太中大夫,赐钱二十万,床帐褥席禄赐与卿同,门施行马。(《晋书·华表传》)

    ◇ 参访窦允诏

  当官者能洁身修己,然後在公之节乃全。身善有章,虽贱必赏,此兴化立教之务也。谒者窦允前为浩长,以修勤清白见称河右。是辈当擢用,使立行者有所劝,主者详复参访,有以旌表之。(《晋书·良吏·窦允传》)

    ◇ 公主嫁仪诏

  公主嫁由夫氏,不宜皆为备物,赐钱使足而已。惟给璋,馀如故事。(《晋书·礼志下》)

    ◇ 优赐李熹诏

  光禄大夫、特进李熹,杖德居义,当升台司,毗亮朕躬。而以年尊致仕。虽优游无为,可以颐神,而虚心之望,能不怃然!其因光禄之号,改假金紫,置官骑十人,赐钱五十万,禄赐班礼,一如三司,门施行马。(《晋书·李熹传》)

不详   文章录入:旨卿    责任编辑:旨卿 更新时间:2008-2-9 1:05:21   发表评论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 相关文章

    推荐音乐
    推荐视频
    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 商标
    中国古曲网(中国古典音乐网)版权所有 CopyRight © 2004-2009 | 网络带宽由深圳音乐厅大音琴行赞助